2012年4月18日星期三

大学生想吃免费的午餐?!




倪可敏昨日举出年介于2005年至2010年申请贷学金,而获得第一文凭毕业的大学生,没有豁免(免除)偿还贷学金,人数在8千名左右。

我们先谈谈这8千名无法豁免偿还贷学金的第一文凭毕业大学生。这些大学生是在政府修改高等教育基金贷款条例后,而向高等教育基金提出贷款申请的大学生。当年,笔者依然是在籍大学生,也是2004年高等教育基金贷学金的申请者,也是最后一批可获得豁免贷学金的大学生(若考获第一文凭毕业)

2005年修改高等教育借贷条规,原因不外乎是很多大学生借了钱,不愿偿还贷款,让高等教育基金局承担巨大的款项。2010年后,政府再次地修改条规,还原原有的借贷条规。倘若大学生考获第一文凭毕业,将会从原有的贷学金转换成奖学金,以鼓励大学生奋斗向上,争取学术的最佳表现。

民联的倪可敏尝试利用另外一个角度去转移当今人民对废除高等教育基金(PTPTN)持相反意见的视线。现在所存在的高等教育基金的诉求,是民联提出的“一旦执政,废除高等教育基金”或“实施免费大专教育”的政治承诺,而这些在独立广场扎营的大学生并不是为了什么公义之事,而做出示威诉求。他们的举动,莫过于想借用大众力量,促使政府给大学生免费的午餐。

相较于笔者父母的那一代,因为家境不好,完全没有能力继续升学,然而我们今天的孩子,却可以凭着高等教育基金的贷款,完成大学学业,从而也提升马来西亚人的教育程度。孩子们受了高等教育,如今却做出种种免费的要求。这种贪婪的行为,社会不该纵容之,政党人士更不应该为了选票,而合理化年轻一代“不负责任”的思维。

2005年至2010年的贷学金申请者,欣然接受那一份摆明告诉我们,“就算获得第一文凭毕业的大学生也得偿还贷学金”的合约;然而今天这一班在独立广场扎营的大学生,竟然在接受签署“获得第一文凭即可豁免偿还贷学金,否则的话,必须偿还贷款”的合约后,还要求政府取消整份合约,否定自己曾经接受的贷学金合约。这种态度,社会人士是否可以容许?我们的孩子难道就是那么地缺乏诚信,那么地不负责任吗?

国阵政府执政多久,就给津贴多久。从大家所知道的汽油津贴,直到日常的柴米油盐,我们的人民已习惯性地给予资助和免费。人性的贪婪,是永无止尽的。如今的汽油津贴,虽然政府已津贴近乎一半,然而人民还是不知足的,还是会寻找种种的理由,要求政府再降低油价。同等地,若政府实施免费高等教育后,大学生可能又有另一项诉求,也许下一次是让所有的高中毕业生自动进入大学念书。民联“滥用”人民的人心不足!

倪可敏别拿8千人的名单,来作文章。相反地,行动党应该针民联的这个诉求,告知人民该党的立场。今天的诉求焦点是在是否该废除高等教育基金,而非是否该让第一文凭毕业生豁免偿还贷款(虽然合约已明文阐明考获第一文凭者无须偿还贷款)。最为重要的是,政党人士做出任何承诺前,除了必须考量国家财库是否能负荷外,也该考虑政策的实施,对社会和国家,尤其是人民修养造成的影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