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4月28日星期六

《中国报》霆院声声:BERSIH在尋找民主真諦嗎?




打著“干淨與公平選舉”的正義之旗,走在民主最前線,這些都是說服我們走上街頭的理由。我們心中,都有參與BERSIH 3.0的動力;然而,當我們追求干淨與公平選舉的同時,心中是否真的純粹為尋找民主真諦,還是附加隱議程—─推翻國陣政府?也許廣大民眾沒這種想法,但導演這場戲的背后主使者卻不同。
污濁的選舉制度,這罪名往往推到既得利益者,即當權執政者。2007年BERSIH 1.0,萬人走上街頭,開啟我國史上規模最大型的示威活動。當年,萬人申訴選舉不公平與不干淨;隔年大選,國陣失去5個州屬執政權,同時也被否決國陣一直引以為傲的國會三分二多數議席。所謂的不干淨選舉(認為被國陣操控的選舉),也沾污了國陣多年來的標青戰績。
檳州首長曾在308投票日前,對選委會最后一分鐘取消點墨制,憤而發表“人民會承認大選成績”。然而在308大選當晚,確定行動黨執政檳州后的黨內部緊急會議,林冠英出任首席部長,而且還是全馬最快宣誓就職的州首長。
 有人說“只要再干淨一點,民聯就可執政中央”,這句話套在追求干淨與公平選舉的訴求上,極具侮辱性。所謂的干淨選舉訴求,難道就是為民聯入主布城鋪路?這想法讓真正追求民主盛夏果實,沒政治議程的民眾,套上政治枷鎖。
干淨與公平的選舉,不同的人有不同詮釋。有人說選民冊不干淨或改革做得不夠全面,但有人卻在“更糟糕”的選舉制度下當選,而且還執政幾個州屬的政權,但他從來不說自己是污濁選舉下的產物。因此,干淨選舉和民主價值的定義,在某些人的字典裡,是看誰是最后得益者。
 干淨與公平選舉,是貫徹民主政治最關鍵的元素。作為奉行民主議會制度的國家,我國人民、朝野政黨或海外公民,我們追求干淨與公平的選舉制度,是為了獲得更具代表性的民主果實,是為了杜絕濫權和一黨獨大的政治氛圍。但是,我們卻不能為了滿足某些人的權力慾望,在推崇民主自由的旗號下,讓他們騎劫我們對民主精神的推崇,變相成為一項“憎恨政府”的社會運動。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