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4月29日星期日

BERSIH 3.0 净选盟大集会




428大集会已过!净选盟3.0在428前夕,对一切可能引发的冲突,采取了最后的妥协,即尊重法庭发出的庭令,禁止集会支持者闯入默迪卡广 场。35万人的出席者,其实对净选盟来说,是一种难以控制的局面。任何一个单位,除非拥有同样的信念,同样的目标,才能好好地确保场面受控,如宗教大集会等等。然而,净选盟大集会的支持者却带有不同的议程,出席该集会,有些是给予好奇或凑热闹,有些是真正地贯彻追求民主自由和干净的选举,当然 也有一些是政治的狂热份子。同样地,有些人选择静坐抗议,有些人则选择暴力对峙,穿着一样黄色的人,不代表有同样的抗议方式。

拿督安碧嘉承认,警方自我约束,在净选盟大集会宣布结束前,警方都很配合;但是,催泪弹和水泡的发射,是因为有集会者不理会法庭发出的庭令,企图闯入警方的禁区,包括默迪卡广场。安碧嘉在集会后的谈话很中肯,我认同她的说法。没有人想要发生不愉快的事件,然而这也是安碧卡自己坦诚地,发生集会支持者闯关的事件,是她无法控制的。 


当出席者都在责怪警方发射催泪弹和水泡的时候,我们是否有考虑过他们可是法律的执行者。我们不能因为顶着“人民”这两个字,就可以无视法律的存在,我们就可以为所欲为。虽然古往今来,“人民”或“老百姓”所发酵出来的含金量和势力,绝对是“大过天”。不过,我们必须相信法律是来钳制个人的过分激情和暴力行使。

很多人说警方撞倒人,所以支持者才破坏警车和致伤警察。然而,没有多少人愿意提起,警方是因为被集会者抛掷水瓶和杂物,导致警车在人群中失控,撞到集会者。我们在709看到警方暴力对待手无寸铁的老百姓。但今天,从新闻报导看来,警察被殴伤,3辆警车损毁和被翻倒(女伤者在车底),1辆750cc的交警摩托车被烧毁,人群企图冲破警察筑起的人墙,甚至警枪被偷,这些是社会骚乱的现象。 集会者当警车撞到建筑物的时候,集会者首先关心的不是被撞到的人,而是先出手攻击警车和警察。


警方对待大集会的手法进步了,至少让大众对整个集会概况,得以掌握。我们不愿意再看到双方各说各话的局面,我们要相片和影带为证,我们要知道大集会“不和平”的真相。笔者的立场认同大集会的诉求,认同老百姓对政治的热诚,然而政府、净选盟和警方的三方谈判协调,似乎一开始就选择了对立,这是必须改进的。

净选盟及民联领袖认为集会者都会自律,不会发生骚乱。但是,任何一个群体,都有害群之马,都有不守秩序,不听领袖指示的人,这群人不需要太多,只需要数十人就可以,只要可以推倒人墙,破坏警车,殴打警员;这数十人的过分行径,足已盖过数十万净选盟大集会支持者的诉求,占据多版的新闻版位,让净选盟大集会蒙上阴影。但是,昨日发生的事件,并不只是数十人所为。






这一场净选盟集会,若没有发生这瑕疵,也许会更完美,但有些人就是要“不完美”的结果,而这是另一层面的政治议程,对集会支持者来说,那是太遥远的事情。35万人的出席率,当中不包括全马各地和全球35个国家的人数,这一个出席率敲醒政府对稀土厂课题所持有的态度,还有选民册的不干净。不过,这并不代表政府应完全满足不合理的要求,尤其是那些有政治议程的要求。 

最后,笔者以一句话,与大家共勉之。“净选盟大集会是追求公平与干净的选举,然而不是某政党人士推翻政府的工具,也不是一个鼓励人民无视法律存在、为所欲为的平台”。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