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4月24日星期二

槟行动党开始“关照”邓章耀





国阵主席纳吉任命邓章耀出任槟州国阵主席,取代形象跌至低谷的许子根。邓章耀是只难啃的骨头,他独来独往的性格,不受人摆布的性格,让他与巫统领袖的关系不甚密切。然而,也显见他对立场和原则的执著和强硬态度。这回,槟州首席部长林冠英总算遇到对手了!

对槟州国阵来说,或许更为贴切的是,对邓章耀个人来说,这一场大选之战无疑是“反弹之战”。槟州国阵有自知之明,并没有把目标定在重夺政权。夺下州政权,是天掉下来的红利;相反地,在人力可为之下,槟州国阵的目标是否定民联的3分之2多数议席。



因此,邓章耀的任务是突破现有的政治窘境,让槟州国阵非马来人代表寻求零的突破,而马华、民政及国大党则锁定34席。若州议会拥有来自国阵的非马来人议员,将会让槟州行动党或更贴切地是华裔主导的州政府面对挑战,也将贯彻真正的两线制,而非如今的“两种族制”。

邓章耀受委为槟州国阵主席之后,行动党一如既往,派出各路人马,对邓章耀作出人身攻击。黄伟益的左一句“傀儡”,右一句“回巴当哥打竞选”,冷嘲热讽、鞭挞攻击,不绝于耳。曾被批英文不灵光的罗兴强,也批评邓章耀在掌托槟州旅游业时的表现。行动党二线议员的左右开弓,只不过是为一州之长的另一轮“车轮式口水战”而铺路。

黄伟益说邓章耀曾在308大选后,发表“在哪里跌倒,哪里爬起来”的言论,意指重回巴当哥打州议席竞选。虽说邓章耀并没有直言说明,所谓的爬起来的地方是指巴当哥打(邓败北的选区);不过,黄伟益已事先帮他诠释这一句话的当中意义,也把话塞进邓章耀的嘴巴,好像他与邓章耀心灵相通似的。

此外,黄伟益进一步打击邓章耀的形象,说槟州人民不希望看到另一个许子根,即以前的许子根被牵着鼻子走,现在的邓章耀也被牵着鼻子走,成为另一个傀儡,一个不能协助槟州发展的傀儡。不明黄伟益从哪里看到邓章耀被牵着鼻子走?他才刚上任第2天咧!

黄伟益打击邓章耀的形象,是行动党惯用的首轮形象摧毁招数,而邓章耀只回应说:“感谢对方的关心”,可见黄伟益已不是邓章耀该“开战”的对手,强人出手也要看对手的质量。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