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5月24日星期四

你的模陵两可,让我好迷糊!


国阵是一脸让人看穿的政府,也许是因为执政逾60年的政治联盟,人民对国阵老大的执政文化,显然感到“郁闷”和“缺乏新鲜感”。至于民联,他们除了在各个执政的州属,各自为政之外,显然地,在执政中央的愿景上,没有一个共同的执政纲。在很多基本的执政大方向或基础上,都让人感到“模陵两可”,没有一定的标准。看不穿的事情,让人拥有更多的想象空间,可以想象的空间制造出无数的希望。

回巫会谈(伊斯兰党与巫统之间的会谈)的演变,从一开始的长老理事会主席聂阿兹的强烈反对,到最近主动开口,“以附带条件”的方式接受与巫统会谈。还有,伊党不时有其高层领袖跳出来,发表修改宪法,甚至阐明一旦赢获最多议席,将不惜任何条件,执行伊斯兰刑事法,就算换政治盟友也无所谓。伊党这类有多种声音的论调,让欲支持伊党的非穆斯林选民,摸不着头脑。

首相人选,从林冠英表明支持安华任首相,直到伊党没有明确表态支持安华后,卡巴星又说宪法没有阐名首相必须是穆斯林,林冠英可以任首相。民联三党对首相人选的反反复复,其实是在政权没有确定下来前,不愿公开地表态支持哪个阵线的政党。行动党认清这以马来人穆斯林居多的国家,必须由马来人来领导的事实,因此该党一早表明,不争首相之职的想法。

但是,伊党和公正党就不一样,两党之间都有共同的机会,担任首相一职。可能胜选的议席不相上下,彼此都有可能超越对方,成为民联最多议席的成员党。有鉴于此,伊党怎么可能在还没有大势确定下来之前,拱手让出首相之职呢?尤其是一心想要执行伊斯兰刑事法的理念并没有改变。

在华社关心的华教课题上,这课题犹如巫统与伊党互相竞争的伊斯兰课题般,是一个政治竞相的平台。巫统与伊党相互比较,谁比较能维护马来人主权和伊斯兰教;同样地,行动党与马华就在华教课题上,相互比较,谁更能维护华教。不过,唯一不同的是,伊党和巫统都在伊斯兰教课题上,从国家政策和教义宣传上,作出不同的贡献。

然而,在华教课题上,马华除了被行动党批评,做得不好之外,不见行动党可以拿出什么策略,来协助维护华社的母语教育。雪州行动党高级行政议员郭素芯说民联州政府已拨出百万给华小,也许这是事实。但是,这并不代表行动党在政府公共体制外,对华教作了什么。马华除了在政府公共体制内,不时为华小取得千万拨款外,更从党内拨款于华小和独中,设立拉曼学院和大学,还有贷学金计划,而这是行动党作不到的贡献。

行动党从未把华教课题列入民联的橙皮书内,更不曾听到民联领袖,包括伊党和公正党,针对华教,发表过任何的承诺,更没发表承认统考文凭。到底我们华社关心和注重的华教,是否在民联的共同纲领内?而行动党是否可以比马华做得更好?虽然我们看到行动党一味地批评马华做得不好之外,但我们却没有看到行动党可以做得更好的迹象,因为连林冠英引以为傲的橙皮书,都没有触及华教课题,还有承认独中统考文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