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5月9日星期三

示威静坐不是为了推翻政府吗?



一场“净选盟3.0”的静坐抗议,演变成“街头骚乱”。网民和社会责怪警方,放大警察攻击记者的新闻,然而,却没有人记得起当一位记者尝试维护被集会者攻击的警员时,却被集会者暴力打至付出缝9针的代价。



街头骚乱让很多人看到了社会开始出现混乱的画面。709是警察打集会者,428则是警方也被打至头破血流。那张被集会者“狠脚踢”的倒地交通警察的相片,让很多人开始担心,担心这社会的政治诉求,演变成了另一种暴力。当执法者打人的时候,我们可以回呛对方,他们是必须承担我们责骂和批评的单位,毕竟他们是人民的公仆;但是,当我们看见带着枪支的警员,也被平民百姓推倒在地的时候,暴力挥拳,往警车上踩踏的时候,我们必须开始担心,这社会是否乱了秩序。

反对党领袖站出来说,争取公平选举的静坐示威,并不是在于推翻政府。我认同这一说法,这绝对不是像茉莉花革命,旨在通过示威,推翻政府。 然而,国内大大小小的示威,是渐行式的推翻政府的延续性。反对党鼓催人民情绪,通过示威或大集会,来延续人民憎恨政府的情绪。政府有理由相信,BERSIH的混乱是反对党有意制造的,进而达至破坏政府的形象,而最后的决胜局是在大选。

大家心里都明白,反对党支持“示威”的目的是什么?反对党是相对得益的一方,所以不要告诉我们,净选盟不是推翻政府的策略之一,这是我们无法相信的,不要说政治话来蒙骗选民。当然,出席集会的参与者不是全部都是政党支持者,然而有参与这一次集会的出席者,大多数都因催泪弹和水泡,开始对这社会和政府,产生不一样的情绪,而这就是反对党所需要的情绪。

 一位长辈曾说过,记得当年中国六四事件,中共政府下达屠杀令,派出坦克车,将在天安门广场前和平静坐抗议的大学生,一一辗死。根据中国学者记录,邓小平认为“杀20万可以维持20年的稳定”,而这一场六四事件,官方死亡人数并没有正式公布,然而民间数据则多达30万人被杀。

中国作为一个经济和社会人文开始走向国际化的国家,稳定对中国无疑是最大的资产。对于推倒穆巴拉克总统政权的埃及来说,茉莉花革命让他们赢得了人民力量的美誉,然而国家至今依然无法安定下来,示威暴乱不断,经济比穆巴拉克执政的时候,更为衰退。

当然,我们有更好的例子证明,民主自由,政党交接执政,完善执行两线制的国家,也可以拥有一个美好的国度,如美国或英国。只不过,这些国家的概况,与多元种族的马来西亚比较,是否有不同之处?

任何一个政权必须是获得更具代表性的制度产生,无论朝野,断不能通过跳槽或吸纳,来组织政府。这种所谓“合乎民主程序,违背人民意愿”的政权,只不过会延伸另一个更具危险性的社会动荡。虽然,在政府放宽条例下,人民走上街头,已不像当年父字辈那一代,那么地“害怕”和“不安”,走上街头只不过是生活的一部分,但我们不能通过诬蔑和煽动,来巩固自己的支持力量。

 

前首相马哈迪的女儿拿督玛丽娜说“纳吉比她的老爸还糟糕”。看了这标题,我不禁暗笑。马哈迪时代,我们华裔前辈前往天后宫集会,抗议当年安华坚决派不谙华语的教师出任华小高层,就被马哈迪下令,以“内安法令”逮捕,朝野政党议员无一幸免。今日,老百姓走上街头示威,在马哈迪时代可能吗?大家扪心自问吧~别随着玛丽娜这一句“让人啼笑皆非”的论述,抨击政府。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