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5月26日星期六

《中国报》霆院声声:我們的集會嘉年華


日前,淨選盟聯合主席安碧嘉在其住家前,面對兩派人馬挑釁,即吉隆坡商家行動理事會的Bersih 4.0擺攤行動,與一個馬來西亞青年運動組織的“驅趕1.0”活動。
 安碧嘉在面對如斯叫囂后,拒絕向叫囂者低頭,反而向“下一代”道歉,認為自己沒有在需要的時候,挺身而出,讓馬來西亞淪落到這種程度。
 叫囂者的做法缺乏文明,他們的所作所為,並沒有帶來正面意義,反之讓人看到野蠻和無禮的一面。這兩方人馬越過法律,不願接受吉隆坡市政廳的勸告,一意孤行地在安碧嘉的住家前畫格擺攤。
 然而,這些所謂的不文明舉動,都屬于和平集會、自由傳達訴求的一部分,只是方式過于低俗。有人說他們不該打擾鄰近的住家,但淨選盟示威行動不也打擾了整個吉隆坡社會嗎?
 當然,安碧嘉沒有理由向這些叫囂者道歉,因為我們沒理由支持缺乏修養的行動。但若說這些人的行動可恥,我們也缺乏足夠的論點,去“力捧”那些在428當天襲警和踐踏警車的流氓文化。
 每一場示威行動,支持者的情緒將決定一切。倘若支持者無法壓抑情緒,428襲警和踐踏警車,還有叫囂及辱罵的情況,將會一再出現。
 在未來的日子裡,國家將會進入民主訴求的新里程碑,集會傳達訴求的社會運動將會隨著“和平集會法”的落實,趕上集會潮流。
產生負面能量
 有人說和平集會不等同反政府,但每一項和平集會或示威行動的背后,所產生的負面能量,有誰能說它不會衝擊政府的形象?
 自由集會風氣的存在,在民主的詞典裡,絕對是一件好事。但是,我們必須承認,民主存在著缺點。民主制度是要集合多把聲音,做出最好的選擇;但我們都知道,多一把聲音,就多一種意見,爭執就會產生。要如何妥善地處理多把聲音產生的爭執,需要的還是最為基本的底線,那就是法律。
 無論如何,國家將會出現不同面貌,至于結果的好壞,目前還不適宜蓋棺定論。
泰國自前首相達辛于2006年9月被推翻后,泰國親達辛的紅衫軍和反達辛的黃衫軍此起彼落的對峙行動,就是佐證,泰國社會也面對嚴重分化。因此,就算民聯成功入主布城,相信這類社會運動不會停止下來,反而會激起另一個社會群體的反擊,以期“以牙還牙”打擊民聯政府,可說這是一場沒完沒了的嘉年華。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