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5月5日星期六

《中国报》霆院声声:BERSIH 3.0:不該逃避的責任!


淨選盟3.0落幕,嘗試逃避責任的人一籮籮!
逃避責任者(一):警方
警察何以攻擊執行任務的記者?記者是事件的記錄者,他們讓沒親身體驗淨選盟靜坐示威的人士,通過他們的攝影鏡頭和文字,去瞭解整個場面的實際狀況。他們的立場是中立的,他們提供的記錄,無論是相片、錄影或文字,都背負著事實報導的神聖責任。警方毆打記者,如同拳頭碰上鋼筆,以武力來打壓文人。警方從一開始否認,直到最后道歉,其專業再次受質疑,也讓政府在控制場面的工作上,面對千夫指。
逃避責任者(二):安碧嘉

淨選盟2.0主席安碧嘉在發生混亂后,暗示製造混亂的人,並不像是淨選盟一貫的支持者,意有所指是敵對陣線埋伏的“無間道”。網絡流傳公正黨領袖安華與阿茲敏阿里的“手勢溝通”錄影后,安碧嘉再次轉移視線,發表“就算人民闖入禁區,警方的行為也過激”的談話。安碧嘉沒有資格責怪警方,就算要責怪警方,這權利也屬于人民,不屬于她。因為是她堅持認為,靜坐示威是和平及遵守法律的,拒絕在政府提供的4座體育場進行。
逃避責任者(三):阿茲敏阿里

很多人說安華是混亂的始作俑者,但從網絡瘋傳的錄影看來,安華的解釋是合理的,阿茲敏的談話也並無不妥。但是,有兩點令人摸不著頭腦的是,一是為何那位印度大兄與阿茲敏阿里溝通后,隨即推開警方的攔桿?其二是安華要求大家解散后,其支持者為何還喊“Masuk…Masuk…”之后就闖入禁區。公正黨高層阻止不了支持者闖關,其實也是一個問號。
網絡瘋傳各式各樣的相片和錄影,有很多集會者認為警方行使暴力,政府太霸道。我們都因自己對政治的立場所持的態度,選擇相信自己能接受的事實和真相,進而否決其他人提供的真相,雖然兩者都是鐵一般的事實。朝野支持者也用一切方法,來解釋及合理化一些不合理的舉動。
激情漸漸消退后,我們該冷靜下來,好好思考,若這場BERSIH 3.0是安分守己的靜坐抗議,最后會是如何?我們周旋在警察的暴力,埋怨集會者破壞警車;然而,這一切的源頭,是在于錯誤傳達訴求的方式,還有領袖的態度。
無論如何,最重要的還是那在428后,佔不上新聞版位的“公平與干淨選舉”訴求。數十萬人走上街頭,為的是那一個選舉改革的訴求,而不是混亂后的塵埃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