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7月6日星期五

“报复政敌”比“向人民交待”更重要?


TALAM10亿令吉风波,掀起马华与雪州政府之间的“两线制之战”。马华青年专才局主任蔡智勇揭秘,要求雪州政府解释“拯救TALAM公司”的过程,是否涉及舞弊。这起风波,让马华发射作为雪州反对党,最为猛烈的一记炮火!

浏览某著名网络媒体针对“雪州政府起诉马华等人”的新闻报导。无论哪种语言版本的新闻,网民都对雪州政府的“起诉决定”,表示赞同和支持,甚至辱骂马华。我国国民,自诩在308后,已在政治思维上,趋向成熟。但是,这一种成熟,只是从一个“盲目支持已久的阵线”,转向另一个“又盲目支持的阵线”。政治成熟在马来西亚国民的身上,其实只是一个美丽的误会。

我们高喊支持两线制,是要塑造一个更健全的民主议会。一个政府,需要反对党来监督,而这反对党不是如国阵高峰执政时,反对党仅剩不到20%议员的两线制。我们要的两线制,是一个足以与执政党抗衡的反对党,就如今日的国会和数州议会般。

当民联号召国民支持两线制时,他们却同一时间,破坏两线制的崇高意义,而网民却盲目地为雪州政府破坏两线制的意义称好。若雪州政府对TALAM课题无所隐瞒的话,州政府应第一时间,回应马华的指控;第一时间,向人民交代整个所谓“债务重组的过程和数据”。

国民想要知道的,不是你对马华做出什么政治报复行动,而是希望得到州务大臣,向人民解释这一个涉及10亿令吉公共资金的去向。雪州议长邓章钦在蔡智勇的记者会后,在推特耍嘴皮,揶揄蔡智勇的专业水平和“若马华不懂得揭秘,可以在行动党那里做intership”。难道这种行为就是执政党的作为吗?

 

起诉马华   破坏两线制



雪州政府对“提出质问者”做出控诉,已经是在破坏民联政府一直倡导的透明化(transparency)施政和言论自由。倘若州政府的施政是廉洁和透明的话,雪州政府无需害怕反对党的质问,而作为一个执政的政府,受到反对党的质问,是必须面对的问题。况且民联不也是如此向国阵抛出质疑吗?

雪州行政议员刘天球说,任何政党都会对敌对党作出批评及攻击,但希望有关人士別作出毫无根据的指控。雪州政府在此课题发酵之后,选择逃避责任,把问题的重心,放在如何报复敌对政党,而非向人民交代10亿令吉的去向,企图转移针线。

大臣卡立不愿现在就10亿令吉的去向,向人民交代;反而将此事的来龙去脉,推迟至4个月后的2013年财政预算案(11月),时间换取空间,方向人民做出解释。雪州政府这次处理危机的做法,让人民生疑。大臣卡立认为现在不方便公开谈论TALAM债务重组的来龙去脉,因为会影响起诉马华等人的司法程序。从此谈话来看,我们可看出,雪州政府认为“报复政敌”的利益,比“向人民交代”更为重要。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