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7月19日星期四

林冠英人气渐消退


槟州子民对行动党政府的“蜜月期”热情,有开始减退的迹象。自从2008年,槟州行动党上台执政后,气势如虹;反观,槟州国阵在面对308政治海啸后,被槟州的海浪,冲得还站不住脚,就已经掀开内讧的战乱,可说是一输再输。

 
2008年,林冠英敢于对巫统和国阵叫嚣,贬低前任者许子根的锐气,让槟州子民欢欣不已。然而,林冠英所持有的人气,让很多不敢出声的老百姓,默默地接受与许子根谦谦君子类型不同的林冠英。毕竟在槟州境内,不是火箭党支持者的,都是华社的叛徒;臭骂民选首长的人,就是槟州社会的公敌。

在林冠英和槟州行动党人气鼎盛的情况下,从事媒体工作的记者,无法在报章上,对槟州政府的政绩,下笔太重;否则的话,换来的是网民的讨伐和槟州华社的杯葛。曾经听一位从事媒体工作的朋友说,让秘书警告记者是常见的事情,当中包括关乎公共利益的课题,如槟州无线上网计划。

行动党执政槟州4年的日子过去了,槟州子民对林冠英的“热情”减退,但也“培养
”了林冠英“不可一世”的执政态度。林冠英挟着华裔选民对他的支持,而罔顾对媒体的开放自由。

与媒体开战 尽显霸道

虽然林首长口口声声,在国会的殿堂,炮轰国阵政府在“印刷法令”上的修改,不够全面,换汤不换药,甚至约束新闻自由。然而,在“小虹事件”上的处理方式,林冠英对《光明日报》评论专栏的角度和表达方式,意见多多,直指《光明日报》是冲着他来的。

此时此刻,《光明日报》编辑部并不是“省油的灯”,他们以专业的操守,回击林冠英的指责,并拿许子根与林冠英作比较,而这比较也显见槟州新闻从业员“珍惜”许子根包容批评的雅量。

推卸前朝惹人厌

再来,就是新港山坡计划事件,当地受影响的居民,也不再屈服于林冠英和槟州政府的淫威下,他们提着大字报,公开对槟州政府呛声。林冠英在与当地居民的对话会上,一直把责任推给前朝政府。但是,他却换来当地居民当场指责,说明这是林冠英亲自委任的市政局主席芭提雅批准的,日期是今年221日。这一个举动,让林冠英无地自容,也显见槟州居民对林冠英一直把责任推给前朝政府的做法不满。

示威游行是308大选后盛行的民主社会运动,而这一个文化起源于民联。今时今日,国阵炮制示威,以牙还牙,但不见得获得社会的认同。然而,当这一个社会运动文化发展至平民百姓的底下阶层时,就算是老百姓的生活起居,民生问题,都可能轻易地让“示威游行”变成另一种诉求方式。

村民高喊“换掉政府”

槟州威南高渊爪夷村400户村民被水灾阴影笼罩大恐惧,上百名村民在志愿消防队的召集下,拉着横幅游行1公里。村长抨击行动党州议员陈明发,当村民寻求他的协助时,却要求村民去找前任马华议员陈清凉。

示威游行活动中,村长促请槟州民联政府不要为难村民,现场的老村民高呼“换掉政府”,一呼百应,获得全场的掌声。这也是第一次在槟城境内,有人胆敢公开地通过媒体,向民联州政府呛声,甚至在获得居民掌声下,高喊“换掉政府”的口号!
 
从种种发生于今年的事件看来,槟州行动党政府的执政,开始受到槟州子民的鞭策,也不轻易地接受槟州行动党政府将责任推给前朝政府的做法,甚至开始怀疑行动党议员的素质。

正如大家所预测的,槟州行动党政府与槟州子民的“蜜月期”热情开始减退,无论是城市的市民,或是城乡地区的老百姓,对民联政府的执政,已有所微言,而扮演社会第四权的媒体从业员,也无法忍受林冠英的霸道和野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