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7月8日星期日

蔡林王者之辩2.0观后感


王者之辩2.0成功举行,尤其是在吸取今年二月的中文辩论的教训后,主办单位已成功控制场面,让任何干扰的破坏性,减到最低。马华支持者炮轰林冠英耍赖,以马来文作为开场白,然而事实并非如此。辩论的媒介语是在双方同意下,以马来文与英文进行。

这一场辩论,我的想法是,无新意可言。槟州首席部长林冠英一直以槟城政府的政绩,来说服大家相信民联会做得更好。事实上,这一个论调,在半年前已经听过了。半年后,林冠英只不过是以马来文和英文,重复半年前的论点。

2月份的辩论,我已经说过,槟州政府的政绩,除了在环保方面,有一定的成绩外,其实发放援助金的乐龄RM100和宝贝计划的RM200,都只是民粹政策。这些政策无法刺激国家的整体经济,最多是刺激消费能力。况且,中央政府的执政必须由三党,即公正党、行动党和回教党一气呵成的。因此,这三党的“联合执政”能力,才是我们今天在“王者之辩”中,想听到的东西。但是,我们失望了。

林冠英一直不断以“打击贪污”来作为其辩论的卖点,这半年前的中文版辩论,没有太大的分别。同样地,除了贪污课题外,难道民联就没有其它更吸引人,或该对国家各领域,更有实际性发展的政策吗?正如我所说的,“贪污”绝对不是唯一的执政宣言。“零贪污”的政府只能在世界贪污指数取得更好的排名,然而却不能真正地有效协助国家的经济发展。

不打算回答问题

林冠英在整场辩论中,已经打算不回答“他回答不了的问题”,如被民政党揭发的吉打州缺乏透明度的“招标课题”和新闻自由课题。这里,我想谈谈林冠英针对新闻自由课题的回应。林首长说,新闻自由是赋予于那些事实报导的媒体,然而却不是赋予自由于那些制造谣言的媒体。

在这里,我有些疑惑,决定有关消息是谣言或事实的,是广大的人民,还是行动党或林冠英?行动党和林冠英没有权力封锁消息,更没有资格断定哪些新闻是事实,还是谣言。林冠英干涉《光明日报》的评论和报导,难道不是干涉新闻自由?《火箭报》在没有真凭实据下,绘声绘影地指责首相夫人购买名贵包包,尝试把“挪用公款”的指责,强加在首相夫人的身上,难道就是“新闻自由赋予的真相报导”吗?

此外,林冠英也并没有回答曹智雄抛出的问题,反而借题奚落曹智雄。曹智雄的问题很正面,也是全国国民最为关注的问题,即民联如何发展经济,让民联政府得以负担种种承诺下的巨额赔偿、维修费和津贴。

其实,我个人倒认为林冠英是想借用这马来文辩论的平台,奚落巫统一番,毕竟这是一个马来西亚三大民族参与的辩论。此外,林冠英口口声声说马华拿错橙皮书来参考,我想全民都与马华拿着同样的橙皮书,毕竟在民联倡导资讯自由的范围内,马华与全国国民也只不过拥有一份“没涵盖华教教育”的橙皮书。

至于蔡细历方面,蔡细历这一次的表现,显然地是在争取中间选民的选票。蔡细历可以很“吊”,但他选择“比较温和”的方式,以数据和论据,来支持他的论点。这种表现,虽然输了势气,但却可能获得中间选民的欢迎。然而,若对于那些比较喜欢激进的选民,我相信林冠英会得到这类选民的青睐。林冠英“咆哮”的辩论态度,让整场辩论失去了理智问政的意义。某报的总编辑在面子书上,发表了质疑林冠英首长咆哮的辩论方式。

曾经听过某位在政治分析有研究的教授说,怒骂政敌的做法,只会让自己的党员或支持者开心,赢得自己人的掌声。然而,中间选民却不喜欢这种互相指责和怒骂的文化,他们比较喜欢听听双方的施政能力。这一次,马华显然地,冲向这一个方向去。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