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2月10日星期一

《中国报》霆院声声:華社還是一樣地悲!

馬來西亞的未來方向,是在種族政治和宗教政治之間,作出一個抉擇。“種族政治”橫行近半個世紀,華社對種族政治,從50年代的支持,到現在的厭惡, 無非因為對國陣種族政治的失衡不滿。無論在教育、民族權益和經濟上,華社都認為政府偏袒馬來人,期望替代政黨可以扭轉這個局面。

 無論是種族政治或宗教政治,都離不開種族人數最大的馬來人權益。若改朝換代成功的話,華社不會因此而脫離施政偏差的困境,反之只會從之前對種族政治的不滿,轉移至對“宗教政治”治國的不滿。

 2008年大選后,伊斯蘭黨執政吉蘭丹和吉打兩州,甚至在由公正黨主導的雪州政權中,建議或實施各種以伊斯蘭教義為出發點的宗教政策。從吉打州影 響非穆斯林的“廣告牌非穆斯林衣著指南”、“齋戒月禁娛樂”及“房屋固打政策”,還有吉蘭丹的“禁彩票”、“禁酒”和“禁女理髮師為男性理發”等等,這些 依據宗教教義為出發點的政策,在執行前,完全沒考慮非穆斯林的感受,甚至有些伊斯蘭黨行政議員措詞強烈堅持執行,置華社和行動黨的反對于不顧。

讓人有幾分熟悉

 直到行動黨領導如卡巴星和林冠英出聲,再拋出什么民聯內部討論的立場后,課題就緩和下來。詭異的是,無論吉州或丹州的伊斯蘭黨政府,在所有關乎非穆斯林的課題上,當局都是與華團對話后,才作出“U轉”決定,而非屈就于行動黨或公正黨的施壓。

 這些課題的延燒,總讓人有幾分熟悉。過去,華社總是看到巫統“放火”,馬華“救火”;如今掌握數州政權的民聯也出現同樣狀況,伊斯蘭黨“放火”,行動黨嘗試“救火”,唯一的分別是從過去的“種族施政”轉變成如今的“宗教施政”。

 無論國陣或民聯,華社的處境依然不變。華社只是從一個漩渦,跳進另一個死胡同,我們面對的問題,不會因為更換政府而有所改變,相反地,那只是延伸另一個問題。

 馬來人權益在國家憲法中得以保障,這是不容挑戰的,唯獨在執行上,有斟酌的余地;然而,在宗教這方面,伊斯蘭黨希望通過政策,甚至修改憲法,將伊斯蘭刑事法納入憲法中。屆時,華社所面對的公共訴求,又多了一個“自由不受宗教約束”!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