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2月12日星期三

前朝为伊斯兰法埋下伏笔?


吉兰丹唯一一位华裔穆斯林行政议员陈升顿今日针对两位男生在车内接罚单一事,做出回应。他说这两位男生接传票的原因,不外乎是这两个男生在车内“亲吻”,甚至做出不雅的动作。然而,却对于官员涉嫌贿赂一事,却维护官员说并无此事,只告知“罚款可以减价”。不过,这是执法官员的说法,当事人并没有站出来回应此事的来龙去脉。


陈升顿说这是沿用1986年哥打峇鲁市议会(公园)法令赋予的权力,发出这项罚单。这一个1986年哥打峇鲁市议会(公园)法令,却是根据1976年地方政府法令所制定,它于198611日生效,并在19861218日在宪报上公佈,而且还是国阵执政州政府的时候通过的。

还记得吉打禁斋戒月更新娱乐执照一事,吉打州伊斯兰党州政府也将问题推卸给前朝政府,并指责这是前朝政府定下的条规,只是不清楚为何前朝政府并没有严厉执行;相反地,伊斯兰党只是依据条规刑事。

将责任推给前朝政府是民联的惯例,无论是推给5年前的前朝政府,还是22年前的前朝政府,民联还是忘不了“推卸”二字。看来前朝国阵政府制定的条规,往往都停留在颁布宪报上,但在执行上,却有斟酌的余地。

国阵清楚知道,这些条规并不可以严厉执行,因为这将会引起非穆斯林的反弹,甚至是一种趋向保守社会风气的做法。巫统的执政方向,被伊斯兰党批为“不够伊斯兰”,也许就在执行伊斯兰教义上的伸缩性被批。

还记得数年前,吉隆坡发生一宗华裔男女牵手遭开罚单事件,更被提控上庭,直到两人已分手后,还要常常“携手”上法庭面控。当时,这课题的发酵,让马华难堪不已,甚至华社一片哗然。陈升顿如今还敢引用这个案例,作为吉兰丹市政府官员开罚单一事开脱,根本就是自找死路走。

当这个伊斯兰党唯一当官的华裔代表陈升顿,引用吉隆坡男女牵手案例的时候,他也直接带出伊斯兰党可以比巫统或国阵更“伊斯兰化”,因为巫统没有严厉执行的条规,在伊斯兰党的身上,却发挥得淋漓尽致,而这一点也隐藏着一个危机。到底国阵巫统通过了多少以伊斯兰教义为出发点,但却不曾执行,甚至实行在非穆斯林身上的条例,而这一点可能为伊斯兰党“强制且认真”执行“国阵通过的伊斯兰教义条规”埋下伏笔。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