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2月17日星期一

行动党向伊斯兰党叩头


行动党到马华署理总会长兼卫生部长拿督斯里廖仲莱的老巢办“筹款晚宴”,碰到伊斯兰党的地方领袖也出席了那个晚宴。哪知道闹了一场“腰斩村民自掏腰包资助的辣妹歌舞团”,让出钱为行动党助兴的村民损失钱财,歌也没听,舞也没看,就被拉下台了。

行动党地方领袖跳出来,反驳马华党籍的村长,说“腰斩该歌舞团的演出是为了让路给政治演讲,而非向伊斯兰党低头”。然而,在这种“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的情况下,唯有没有政党背景的人,才能说出一句公道话。

歌舞团老板在“钱照收,提早收工”的情况下,最为中立,他不涉及任何的利益冲突,毕竟他没有任何的损失。这位老板说,是行动党的领袖要求他腰斩该歌舞表演,因为现场有伊斯兰党的领袖出席,表演者的衣着过于清凉,不适合表演,而且这可是他30年来歌舞生涯中,头一遭呢!


国家完全没有设定条例,禁止非穆斯林衣着清凉,只要不裸露就好。笔者完全不明白行动党领袖何以可以为了“尊重”伊斯兰党领袖,而变相地典当华裔的自由,为何伊斯兰党的领袖就不能尊重华人的自由呢?况且那场盛会是以华人为主,哪有迁就的道理呢?

行动党领袖尝试转移视线,批评廖仲莱说谎什么的,再批评马华的表演有歌舞什么的,但看看马华最近的“要稳定,不要乱”晚宴,却完全没有歌舞表演。行动党领袖不正面回应所引发的质疑,却哪壶不该提哪壶,胡乱开枪扫射,失去担当责任的勇气,面对指责的雅量。

然而,一件事归一件事,行动党向伊斯兰党叩头的自我矮化,怎样都必须向支持他们的华社交待。否则的话,华社未来的命运就交到一个只会向伊斯兰党屈服的行动党手上吗?不但如此,行动党为了为自己的叩头开脱,还说了这么一个谎言,什么让路给政治演讲的谎话,其实就是在向伊斯兰党的领袖卖乖,进而抹杀村民欲看表演的自由。



无论提出诉求的是马华村长或是村民,行动党都必须针对事情,给予合理的回应,而不是东拉西扯地扯开问题的根本。行动党对伊斯兰党的态度,将会延伸行动党是否敢向伊斯兰法说不的问题。若行动党在这样的晚宴,都失去原有的自主权的话,那我们还能期待行动党为华社守住伊斯兰法通过修宪落实的最后一道防线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