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月28日星期二

加影补选:人民为公正党解决党争?

加影州议员李景杰辞职,议长杨巧双随即召开记者会,宣布加影州议席悬空,并于周二(今日)通知选举委员会有关议席悬空。同日,州务大臣卡立宣布安华将代表公正党出征加影州选区。

李景杰,安华及公正党三造有必要向全国人民和加影选民解释,为何要制造这一场补选?

李景杰基于什么理由辞职?他必须向在505支持他的选民交代!

安华为何要上阵该选区?撤换大臣?为入主布城铺路?解决雪州公正党纠纷?

公正党到底是为了人民,还是为了权力?

这是一场充满笑话的补选,不是吗?

2008年,公正党全国主席旺阿兹莎在当选峇东埔国会议员的大约5个月后,即20088月辞职,让位给其夫婿安华,为安华重返国会铺路。安华随后出任反对党领袖,更夸下海口,要在916日变天。

峇东埔补选一役,选民可以理解,也勉强可以接受,毕竟安华才是民联的操盘手,重返国会对民联来说,是说得过去的,而且当时的首相伯拉也刻意提早举行大选,让安华竞选国会议席无望。峇东埔补选是一场民联与国阵的对抗,合理也合情。

然而,目前所制造的加影补选是为了什么?没有意外地,无论是安华或其他人,公正党还是在 这场补选占尽优势,但是公正党的政治作为,却让人看到这根本是一个为权力而争斗的政党,如果安华真的出任雪州大臣。

公正党署理主席阿兹敏阿里和雪州大臣卡立的矛盾自阿兹敏被革除雪州发展机构董事职务后,燃起战火,安华此次要求李景杰辞职,再参与补选,你告诉我说他并不是为出任大臣铺路?那给个说服我的理由呗!

公正党党争,安华和公正党内部解决不了,必须通过补选来解决问题,这岂不是要求人民为他们解决问题吗?一个卡立和一个阿兹敏,安华都搞不好吗?何以君临天下?

在这通货膨胀,国债高居不下的情况下,公正党一边厢批评政府挥霍,另一边厢却要政府花这种不必要的补选费用,这不就是拿着人民的钱,来解决你党内的事情吗?

古来国会议员张念群曾于2011330日在国会走廊召开记者会表示,当时的拉沙国会议员,今日的芙蓉国会议员陆兆福曾向时任首相署部长纳兹里询问关于每场补选的开销,并质疑开销飙升的原因。

根据数据显示,2008年峇东埔国会选区补选409000令吉,2009年峇眼槟榔州选区补选449486令吉,2010年乌雪国会选区补选则高达120万令吉,而这些数据仅是选举委员会的开销,至于各政党的开销和人民的精神疲劳呢?在通货膨胀的2014年,补选开销将达到什么程度,大家心里有数。

当人民要求朝野政党在过去大选谨慎遴选候选人,避免选出病猫议员,进而像第12届的国会季度般,制造16场补选;然而,为了避免劳民伤财的补选时,公正党则为了解决党内纠纷,不惜劳民伤财,这就是阿兹敏和安华的自私。

阿兹敏说这是政治策略,让一个“全国领袖”亲临雪州,好让雪州变成攻下布城的发射台。

这说法几近滑稽,雪州州政权固若金汤,民联赢得超过3份之2的州选区,可说是把纳吉领军的雪州国阵打得落花流水。但是,布城却还是遥不可及,不是吗?

如果民联要找一个攻下布城的发射台,安华应该到 东马两州去竞选,毕竟那里才是攻下布城的重要战区!

今日,安华表示如果选举委员会认为补选开销大的话,那请国阵不要加入战围。但是,社党秘书长阿鲁仄则不排除社会主义党将会派人参选,以“教训”公正党。安华“目中无人”地要求国阵不要加入战围,简直是二度“强奸”民主,企图利用民主制度下的补选来解决党内事情,甚至可能让自己登上大臣宝座;再来便是无视民主制度赋予人民参选(不仅是国阵)的自由。

无法如愿入主布城后的公正党,看来流年不利,随着阿兹敏与卡立的矛盾之后,蔡添强被判入狱一个月,安华之女努鲁的离婚私事成为课题,现在轮到安华自己碰钉子。正如网民所说的,安华是真正的最大输家。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