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月6日星期一

巫统成就傲慢的林冠英

一辆马赛地引发了“一个从政者的沉沦”,郑丁贤通过《星洲日报》言路,来回应同样在该报专栏批评郑丁贤的林冠英。两篇文章长篇大论地展开笔战,阅读完两篇文章,不得不对郑丁贤的文章拍手叫好,毕竟可以把“神”骂得如此“出神”的人,真的还很少

林冠英以“郑丁贤的不敢,不能与不会”作为标题,我想今天郑丁贤的的确确地表现出“郑丁贤的敢,能,会”,郑丁贤可是林冠英上任以来,把林冠英骂得最出神入化的媒体人。当行动党超人批评媒体与国阵援交时,没有多少的媒体人站出来反驳;当林冠英在“小红事件”上批评《光明日报》编辑时,只有该报的编辑部以调侃的方式反击林冠英。

这一次,一辆马赛地开启了星洲集团与林冠英的笔战。

发现林冠英有个可爱的推搪方式,他无论对《中国报》记者吴慧芳或今天刊登于《星洲日报》的专栏文章,都体现了一种态度,那就是“只要国阵或巫统有在的一天,林冠英的错误都是小事”。若说是华社成就今天的林冠英,不如说是巫统把林冠英捧上了天?


只要有巫统,林冠英生气的时候,可以找人出气。
只要有巫统,林冠英犯错的时候,可以找替死鬼。
只要有巫统,林冠英需要选票时,可以消费它。
只要有巫统,林冠英买马赛地时,可以说自己没有错。

林冠英必须清楚地知道,媒体人或评论人可以以任何的角度,去评论一个政治人物的政策和作为。今天不会因为您对槟州有功(他自认),媒体人和评论人就必须善待你的错误,甚至不可以批评您。505大选前,对槟州政府和林冠英的包容已经够了,且让社会大众以平衡的角度,去监督和观察林冠英的施政。

一个政治人物的功与过,是由后人和槟州子民来判断,而且是非功过应该是在您退休后,才让历史对您做个评价,就如被誉为“槟州发展之父”的前首席部敦长林苍佑般,过世后才被现在由林冠英领导的槟州政府以敦林苍佑的名字为“日落洞大道”命名,但在1990年大选时,正是林冠英的父亲林吉祥将林苍佑拉下马,竞选期间也难免对他批评一番,不是吗?

作为槟州子民,也是槟州的选民,林冠英有其一套的笼络民心的策略,但其执政态度的傲慢,不接受批评,自以为是,恶劣对待批评者的态度,不是一个从政者应有的态度。林冠英可以以其傲慢和不可一世的态度去面对巫统或马华,但请不要自我陶醉地催眠自己的“丰功伟绩”。

郑丁贤在文中所提到的数据,是林冠英自我麻醉后,不愿看到的另一个事实。然而,“国王的新衣”的故事也发生在林冠英的身上。不仅是林冠英自我陶醉,而支持林冠英的选民也自我陶醉地相信林冠英的一切,而选民对林冠英的崇拜和支持,也是因为建立在腐败的巫统和日渐软弱的马华身上。

然而,一个腐败的政权,一个霸道的政权,无论是国阵或民联,分别在于你是否获得人民的支持。今日的纳吉政府不霸道吗?相信大部分人民毫无犹豫地说 YES!然而,若说林冠英政府霸道 ,却有很多人会犹豫一下,答案可能是NO!这就是一个有人民支持的霸道,与一个没有民意支持的霸道,一个伪君子(林)与一个真小人(纳),你会发现真小人至少被看透,伪君子却隐藏着自己的虚伪,以表面美好的一切来粉饰自己的丑陋。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