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月18日星期六

《中国报 》霆院声声:副教長只能委曲求全?

教育部副部長不好當,除了關乎教育的課題繁多,往往出任教育部副部長的政治人物,都是族群代表,以解決各族群內的教育問題。
 2012年3月25日,時任教育部副部長魏家祥據說在出席董總舉辦的325抗議大會時,被人揮拳。

 2014年1月12日,現任教育部副部長兼烏雪區國會議員卡馬拉納登被其選區的巫青團基層領袖打了一拳。該區團領袖因要求副教長將其在柔佛任教的妻子調回雪州不果,對卡馬拉納登出手。
 當官雖說都是人民公僕,但這不意味著人民可以對公僕動手動腳。正如內政部長兼巫統副主席阿末扎希所說的,“這簡直太丟臉了”,部長甚至說將依法對付該名動手的巫統地方領袖。
 這是門面話,還是內心話,我們不得而知。然而,烏雪巫統區部主席兼峇冬加裡州議員末納扎裡卻希望,此事可以通過內部管道解決。
立下不良示範
 巫統領袖揮拳事件,加劇人民的巫統欺人太甚印象,若再把此事以內部解決方式低調處理,會更讓人民肯定此想法,即巫統嘗試息事寧人,讓國大黨籍副部長委屈求全。如此就盡顯巫統霸道野蠻一面,還有國大黨的軟弱無能。
 眾目睽睽下,有計劃性地毆打國家領袖,這不是國陣黨內的事那樣簡單。那個動手的基層領袖已對社會造成傷害,給社會大眾立下不良示範,這是一宗刑事案!
 當然,就算有再多嚴懲該地方領袖的理由,當局也未必真的可以依照現有法律,將他提控上庭。
畢竟,卡馬那拉登似乎無法承擔得罪烏雪巫統區部的后果,該選區擁有56.78%馬來選民,卡馬拉納登仍需馬來選票支持。

 巫統在全馬(東馬兩州除外)各國會選區,擁有一定影響力,除了那大約不到40個國會議席是以華人居多,其余國會議席的非巫統國陣候選人仍必須依靠當地巫統領袖支持,以取得馬來選票。否則“未戰先敗”。
 卡馬拉納登會以內部管道來解決問題,還是讓警方處理?答案不言而喻。同時,霸道與軟弱也找到了代表人物,不是嗎?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