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月17日星期五

两任总会长的协议书

今天,办公室内的同事在大谈马华前总会长蔡细历的记者会时,并抛下一句:“ 不晓得廖中莱还可以当多久的总会长?”

马华党选落幕不到一个月,原本以为即将从新闻版位平静下来,哪知却在平静一声雷下,为党选前盛传的“和平方案”解密。

马华前总会长蔡细历向媒体展示两份于2010年和2013年与廖中莱签署的协议书。2010年协议书是在328重选前签署,内容是廖中莱答应支持蔡细历竞选总会长,但随后却支持黄家定和担任他的提议人;

2013年协议书是为去年12月的党选而量身定做的,据蔡细历说,这一份协议书不包含支持廖中莱和魏家祥担任总会长和署理总会长,只谈论副总会长以下的职位,当然也包括总秘书一职,即由蔡派领袖出任总秘书,两名副总会长,13名中委和3名受委中委。

看官们肯定感到纳闷,协议书没有谈及支持廖中莱出任总会长,但却又与廖中莱谈条件,这不是间接地承认廖中莱是未来的总会长吗?这里头的矛盾看出蔡细历是在买保险,3位总会长候选人,其实也仅是廖中莱与颜炳寿的对决,蔡细历对颜炳寿有知遇之恩,颜炳寿的当选,对蔡细历是绝对的好事,但若廖中莱当选的话,事情就没有那么地简单,所以他需要协议书。

2010年打着诚信旗号的廖中莱,今日被蔡细历质疑他的诚信。该协议书的内容是否拥有廖中莱的亲笔签名,毕竟廖中莱以“清者自清”来回避这个问题。

倘若廖中莱真地有签署该协议书的话,那为何这位新任总会长会在没有任何利惠自己的情况下 ,为别人作嫁衣,为竞选副总会长和 中委职位的廖派领袖护航?这里又不免让人对廖中莱的举动感到莫名其妙,是什么大前提让廖中莱接受有关协议?

好了,这份协议是基于什么为大原则呢?廖中莱需要蔡细历全力支持他当选总会长吗?这看来不是那么一回事,毕竟颜炳寿显然地接收了大部分蔡派的支持力量。那蔡细历又凭什么向廖中莱要求兑现承诺呢?

提出种种的疑问之后,唯一可以预见地是这一份协议书是在“蔡细历清醒”和“廖中莱懵懂”的情况下签署,蔡细历知道他要的是什么,保护其派系人马的利益,而廖中莱却也“伟大”地为其派系人马护航,但却不是建立在自己胜选的基础上,你说何等滑稽?

廖中莱不会面对副手难配合的问题,但却必须接受前任者和其派系的挑战。以廖中莱“双署理”祭出的“海纳百川”配套,是愚人愚己的,即达不到整合的作用,更别谈可以安抚蔡派人马。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