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月14日星期二

挑战当前,新路何在?

马华党选结束 少于 1个月,对新领导层来说,这是磨合期,也是挑战期。党内人士绝对不会对于刚上任的领导层有过于苛刻的要求,但是现今政治局势变化莫测 ,整个社会的议题却一直在发酵着

“走出一条新路”抑或是 “走回原有的旧路”,这非常考验新任总会长廖中莱的领导,还有副手魏家祥的配合 。党选过后,在新的领导层任内的短短三个星期内,内外发生了三大重要的事情,即雪州宗教局突击马来西亚 圣经公会 ,党内各党职委任和马华 各州市县议员受委人数减少。

雪州宗教局突击马来西亚圣经公会,扣留超过300本的马来文版和伊文版圣经,还带走两位负责人(随后释放)。雪州政府认为宗教局的举措符合正常作业方式(SOP),但事实上宗教局是在没有法庭搜查令下进行突击,土权组织副主席(前居林国会议员后在505大选沙亚难败北)祖基菲里扬言宗教局不需要搜查令,因为这是刑事罪案。

然而 ,祖基菲里在过去,涉嫌在一场论坛上侮辱兴都教 ,更有视频作证,公正党促请警方与总检察署,马上调查与提控祖基菲里诺丁。公正党副主席苏仁德兰说,祖基菲里诺丁的言论已经抵触了刑事法典298A条文,有关条文用来惩戒那些在宗教课题上,造成不和谐、不团结、憎恨、敌意、恶意与破坏行动的任何人。最终,此课题却不了了之,警察和总检察署为对此采取进一步的行动

马华在雪州宗教局突击事件上,派出宗教和谐局主任郑联科和副主任黄祚信以一贯的文告方式回应,除了质疑雪州政府解决问题的诚意,也炮轰宗教局。宗教课题是敏感课题,但若回应得不够深入和贴切,倒不如什么都别做。否则的话,那只是给人一种做show的印象,其实你什么都做不到。果真根据宪法,捍卫基督徒宗教权力的话,那应该对准巫统来炮轰,因为巫统才是阿拉课题的始作俑者。

接下来,便是在同一天发生的各党职的委任,中央高层安插廖派人马,与蔡细历老早当总会长时的排阵比较,显然地蔡细历更“海纳百川”,虽然那也只是表面功夫,但廖中莱连表面上的和谐也不干,那才是问题。蔡细历曾委任廖派大将何国忠出任副总秘书,前翁派大将王赛芝出任副组织秘书长兼宣传局主任,前翁派大将颜炳寿担上干训局主任(黄家泉担任此职时,也兼任党校校长)。

州联委会主席委任方面,立场暧昧但却曾大力炮轰蔡细历的林祥才受委大票仓的雪州主席,廖派的杜振耀和廖中莱分别出任登州和彭州主席,反观廖中莱的委任,勇亮团队的李志亮和蔡智勇被放逐边疆,马汉顺属于蔡廖可接受的领袖则掌霹雳州,不在中委之列的杨振良受委沙巴州主席。

不但如此,蔡细历在当选之后,口头上曾邀请对手翁诗杰和黄家定出任会长理事会成员,但两人皆婉拒,还表示将“从旁”协助马华的整合和发展。

蔡细历也在过后的内阁改组中的4个部长和7个副部长职上,推荐属廖派的曹智雄出任部长,形成4个部长职当中,廖派和蔡派各两位;副部长职上,林祥才受委副部长,前翁派大将李志亮、王赛芝得以保留副部长职,还外增颜炳寿出任副部长,魏家祥和何国忠也保留副部长的职位,至于其蔡派嫡系人马只有其公子出任副部长职。严格来说,11个官职中,蔡派只有3(21),廖派4(22)及前翁派3(3),至于林祥才则不属于任何派系。

倘若马华成功推翻“不入阁”的决定,那廖中莱又会否像蔡细历那么地“海纳百川”呢?成王败寇,这是不变的定律,但王者是否可以有容乃大,则必须看宰相的肚里是否可撑船,马袖强不就委任邓章耀出任中委吗?所以,张念群说不要学廖中莱,那行动党应该学学民政党了!

最为棘手的莫过于各州市县议员受委人数的减少,已浮出台面的包括甲州失去3位市县议员(原有18位),吉打州或失去两位(原有26位),霹雳州 更多大34位(原有94位)。

马华在1020特大,推翻地方公职不入阁的决定,目的是希望重拾马华最拿手的民生服务工作,谁知阔别半年,回来后却是面目全非。甲州被割让的3个市县议员的名额,据说是分配给非政府组织,美其名是非政府组织,事实上还不是巫统的朋党,土权不就是非政府组织吗?但却也是巫统资助的“极端主义”。

马华要在市县议员的问题上找回党的尊严?还记得蔡细历在大选时,割让三个席位给巫统,被廖派领袖,党内基层和华社视为耻辱,廖派姚长禄更在较后的讨伐蔡细历行动中,大力鞭挞蔡细历割让三席。

嘿嘿,当时说到蔡细历像吴三桂引清兵入关,或割让三座城池般地那么庸懦无能。如今各州县市议员受委人数略减,廖中莱又如何让自己与吴三桂保持距离呢?县市议员的重要性,无需多谈,毕竟这站在前线的官职,最接近人民和民生的职位,你无法轻视县市议员的角色,这比所谓的医院巡查员或新闻官,更为重要,不是吗?

小至县市议员,大至中央部长副部长职,廖中莱是否能马华保持原状?保留4个部长职7个副部长职?还是只有13副,马华宁愿放下内部所谓的尊严和荣辱之,赶着谢主隆恩呢?说容易,做就有困难,但马华“要当家又当权”的话,这就是开始。

周美芬的提醒,让大家都不会忘记廖中莱的竞选宣言,但凭“走出一条新路”和“当家又当权”就够廖中莱烦恼这3年,或更长的5年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