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6月11日星期三

重燃家乡情

今天,无意间从友人的电脑里看到她到槟城游玩的相片。槟城对我来说,是再熟悉不过的地方名词。我在槟城这一个弹丸小城生活整整廿年之久,一片蓝海隔着两地人民,却没有分化两地人民的槟城情。

在我这二十多岁小伙子的印象里,槟城被称之为东方花园比东方之珠来得深刻。翻开记录,东方之珠原属槟城,但后来被香港给抢去了。后来,甑妮主唱,罗大佑作词及作曲的《东方之珠》让国际更认定香港才是名副其实的东方之珠,槟城只好委曲求全地接受东方花园的美誉。马来文更直接称槟岛为Pulau Mutiara,意指珍珠岛,当然不是二战时期被炸得天花乱坠的珍珠港(Pearl Harbour)。

槟城是我最熟悉且也陌生的地方,我住在北海,不是槟岛,所以不是岛民。因此,槟岛对我来说还是有一定的陌生。如果要我带外坡朋友到槟岛一日游,我看我得丢槟城人的脸了,因为我根本不认识槟岛的路线行驶。虽然我常自豪地向他人介绍自己是来自槟城,可以操一口槟城福建话,但是对于槟城的了解,我自觉惭愧。

还记得在大学念书时,他州同学都希望到槟城游玩,因为他们从小都被马来西亚教育灌输槟城是旅游的好地方,美食天堂,碧海蓝天的沙滩等等,作文更是少不了这一个题目-《槟岛一日游》。但真正以实经验来完成这一篇作文的又有多少呢?多半还不是自编自导自演。因此,看到槟城仔,肯定不会放过要我们当导游的机会。纵然我是半桶水的槟城仔,但还是会尽地主之谊,尽翻资料,利用语言的方便来为大学同学领航。无论如何,如果可以的话,我都尽量避免选择槟城作为旅游的目的地。因为从小到大,父母亲都常在学校假期里带我们到槟岛游玩了,对槟城仔来说,已经是去到臭酸(福建话)了。

我对槟城不讨厌,但却是腻了。我在选择本地大学时,除了不选择马来亚大学外,就是不选择槟城的理科大学,因为想飞到外坡看看外面的世界。曾经听在槟城理科大学就读的外州朋友说,大学内的宿舍可以瞭望远处的槟威大桥,尤其是夜晚里的槟威大桥,展现出来的光芒,犹如夜间的一条巨龙。

看看了朋友从槟城拍回来的相片,尤其是风景照。一刹那间,我才亦然发现自己的家乡真的很美丽,繁荣得来不失风土人情。相片中拍出了碧海蓝天,生活文化及升斗小民为生活拼搏的写照。相片中的一景一物都是来自槟城,才让我倍感亲切。过去,我没有真正地停留下来,好好地去欣赏我的家乡,没有尝试去爱护带给我成长的槟城。

我曾经许诺,我终究会回到属于我的地方,因为那里有我熟悉的成长回忆。我不会终生定居在中马,只因我还是爱吃槟城炒馃条,就算是在中马,我还是不放弃吃槟城炒馃条,所以常光顾加影大众美食中心的槟城炒馃条。槟城炒馃条可以让我找回浓烈的家乡情,找回过去的回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