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6月30日星期一

周末的感触

过去的周末,我回到槟城老家去了。回去的目的除了探望两老外,更不外乎是陪我老弟到北方大学报到,其二便是与中学的老同学聚会。

这一次回到家乡,感触特多,不知为何当巴士缓缓地驱向南北大道的方向时,心中有种挂念的酸酸感觉。眼看着外头下着毛毛细雨,巴士经过的每一个街道,路边的每一个风景都活在我的回忆里,曾经是我电单车奔驰的大马路,曾经是我疯狂少年的地方,但随着年龄的增长,这一切只能成为回忆。

星期六下午到家后,晚上就与中学学长团的老战友在北赖聚会,“官方数据”中的15位老战友也出席了11位,也算是“凑足”人数。朋友中,有人将会是未来的大医生,工程师,有些则是在保险业,教育界,电脑科技领域,行销行业等等为自己的未来打拼。曾经在钟灵中学当学长(Prefect),我们一起协助校方维持学生纪律,毕竟是我们那个年级400多位学生中的15位学长,锋头甚劲的。有人也已经为人母了,她还叫其女儿称呼我为“Uncle”,我急忙地“choi choi choi”,我才24岁,叫哥哥就好,因为我还不认老!哈哈……老同学聚会,不免谈到同学间的近况,但是大家都对感情的话题三缄其口,似乎不愿提起,但我还是捉紧机会询问大家的感情生活,纵然我的也是空白。果然大家不谈起这课题的原因是大多数人还是单身,没什么好说的……

弟弟上大学是我首要回家的目的,之前的文章有提到我弟的念书历史,这里也不多谈了。虽然我弟一直说他对将到大学报到一事不紧张,但他却在明日将报到的前一晚睡不着觉,真是厚脸皮,哈哈哈!不过,我看到他对大学充满期待,我相信在未来的日子里,他会好好地享受这一个“得来不易”的大学生活。我对弟弟的成就,不只是光荣,更是欣慰,因为他终于成长了。弟到大学后,家里只剩下爸妈,爸说“一个在北,一个在南,我在中间”,这一句话让我看到爸对我们的不舍,虽然轻轻的一句话,听在我的耳里,却感到一丝丝的惭愧。身为孩子的,不能陪在爸妈的身边,不免有些无奈……


在临上巴士前的几个小时,我骑着电单车,到母校北海钟灵去晃晃。在校门外,我看到了母校的改变,一句“今日我以钟灵为荣,明日我与钟灵共荣”的大横幅写在操场旁的墙壁,远远瞭望,让身为钟灵生的每一个神气多了。也许钟灵世代毕业生都有种回馈母校的意念,所以钟灵三校,即槟城钟灵,钟灵独中及北海钟灵的发展才不至于停止,也让世世代代的学弟妹们有个美好的读书环境。


离开母校,想重游当年曾经骑着脚踏车及电单车走过的甘榜小路,以回忆当年的中学读书生涯,但很可惜地,随着发展洪流的冲击,多个小路都被后来建造的住宅区给封了。当年,我还记得我时常到一位同学的家做客,玩耍及过夜,但这间屋子也被夷为平地了。感叹当年事,变化不留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