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6月21日星期六

跳槽旋风摧毁国家

政党轮替对国家与人民无疑是件好事,这是可以得到证明的,至少现在民盟政府执政的4州可以揭发前朝政府的舞弊,进而对整个州政府进行“过滤”和“清洗”。

通过选举,政党轮替才算是合法及合乎情理法的管道;但是,公正党推动的“跳槽行动”来换取执政权,此举未免不尊重人民在大选时期的选择。试问国阵曾高调地向媒体放话说要利诱霹雳州民盟议员过档,以期再取下霹雳州的政权吗?不要忘了霹雳州的政权只是在2个议员的算术题上,只要2个民盟议员过档,霹雳州政权将会重新回到国阵的手上,这不是比中央政府的30个议员更容易吗?国阵政府所握住的资源比民盟多,至少它控制了中央政权及其他7州的政权,比民盟更有资源去利诱“青蛙”跳槽,但国阵主席阿都拉似乎不想这么做,因为我们这位“懦弱又廉洁”的首相尊重国家的民主,尊重人民的选择。

公正党实权领袖安华看来是跳槽行动的开山鼻祖,他在1994年以在接领国阵主席马哈迪的指令下,利诱当年的杨德利,进而让杨德利退出团结党,逼使拜林领导的沙巴州政权一夜垮台,沙巴政权重新回到国阵的手中。安华似乎想重施故计,而这一次的目标是想着“布城的万里江山”。

民盟政府的支持者都希望民盟可以尽早夺取中央政权,让国阵政府垮台,改变马来西亚政治历史。但是,倘若民盟要夺取政权,安华必须说服至少超过30位或以上的国阵议员过档。若不,这跳槽的游戏将不会有停止的一天。30位议员过档民盟,没有人可以保证民盟成立新政府后,议员跳槽的把戏不会就此结束。无论是现在的政府抑或是未来民盟可能成立的新政府都好,都是属于不稳定的政府。因为为跳槽开了先例,这一切将会没完没了。

稳定的政府是取决于各政党都必须尊重民主的结果,倘若政党不尊重大选的成绩,不尊重人民的选择,那等同将国家的前途当成儿戏。政治是治众人之事,直接影响了国家的经济,文化背景及国际地位。倘若这一种政治动荡不安的局面持续地在未来四年发酵,苦的是人民,投资者却步、国际社会对我国的看法因而改变,甚至把马来西亚50年来建立的“各族和睦共处,国家稳定发展”的大好景象毁于一旦。

国阵现阶段拥有58位多数议员(人民进步党原本还是国阵成员党)而执政,但是还得面对随时垮台的局面;反之,安华强调说只要30位国阵国会议员跳槽,民盟就执政了。若安华只成功说服30位,这也意味着民盟比国阵多出2位国会议员而执政,这一个政权稳固吗?就算再多10位议员随着这30位议员跳槽,也只不过是多出12名国会议员。58位多数议员都不稳定了,2或12位的多数议员可以平安执政到下届大选吗?难道还要人民在未来四年因为这些权利崇拜者的喜好而生活在水深火热当中吗?

同等地,在霹雳州及雪州所面对官职分配的矛盾必定将会在民盟真正执政中央后发生,官职分配不均又会逼使某些人退党,一个人退党又造成全民不安,这一个情况曾经生在霹雳州,当时的行动党西华苏巴马廉因不分获官职,而毅然退党,造成霹雳州政府虚惊一场。幸好这位印裔议员因另一位印裔议员西华古玛分得议长一职(民盟还是脱离不了种族政治),才勉强说这是误会,让人民看到民盟政府“婴儿刚学走路”的笑话。

话说回来,倘若各方都尊重选举结果的话,国家的政局将会在大选尘埃落定后,稳定地在新政府领导下,继续趋向稳健发展的大方向,而不是继续地在政治漩涡里沉浸,那不是利民之举。反之,把人民的委托视之无物。民盟政府应该将注意力放在5州的执政工作上,尽力在这4年写出亮丽的成绩单,进而作为在四年后执政中央的最好筹码。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