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0月10日星期五

汤木执导的马华“内斗内行”

挥别九月的政坛变天谎言,迎来了十月的政党选举大事。十月不仅是马华党选,亦是民政党党选,更是巫统权利更替的决定时刻。正如古人所说,“有人辞官归故里,有人漏夜赶科场”,此话印证了官场权利更迭的不变定律。许子根首次名正言顺地出席昨日举行的国阵最高理事会会议,黄家定与陈广才却是最后一次出席会议,阿都拉也将在5个月后退出国家与党的决策中心,唯独沙米大叔“独憔悴”!

马华党选被舆论界人士评为最为激烈的党选,所选出来的总会长也是最难当的总会长。如果不难当,我想所谓的当权派也不会推出翁诗杰竞选总会长,因为以翁诗杰在华社的形象,方能赢回华社的信心。倘若是太平盛世,这第一把交椅也不会出现原任者放弃蝉联。在首相宣布不蝉联巫统党主席的同一时刻,我们的“救党委员会”或“倒黄派”在另一边厢也开记者会。蔡锐明前新闻秘书郑懿铭与倒黄先锋汤木及“救党心切”的黄日龙公开呼吁中委会否决即将在中委会提议成立马华中央信托局的议案,理由是马华即将更换领导层,现在不宜接纳此建议。汤木这一番说辞无可厚非,毕竟马华未来的路该由新的领导层来决定。倘若接纳此建议,犹如在辞官前,利用剩余的权力来推动自己无法执行的工作。与其如此,不如由未来的人决定,让未来的人可以执行之,负起倡议与执行的承担责任。

在这一个倒黄大将的记者会里,除了为自己竞选马华中委拉票外,更对准总会长准候选人翁诗杰的黑函事件作出“善意”的提醒。汤木呼吁翁诗杰效仿蔡细历向警方报案,以调查此黑函的真实性,让警方还翁诗杰一个清白。黑函指翁诗杰在雪隆一带坐拥2100万的产业,汤木还帮翁诗杰做了自1989年开始当官后的薪水所得,翁诗杰在这方面似乎忘了向汤木道谢,毕竟汤木不是会计师,更不是稽查师,而是律师,但因有马华同志之情,汤木“硬着头皮”地放下厚厚的律法书籍,拿起计算机,帮翁诗杰做了家财计算,可见汤木爱党及爱党领袖的行动是众同志的典范,中央代表们不选汤木,还能选谁呢?

汤木指翁诗杰必须对被称为大马阿扁”做出解释,更认为马华的领导人必须是一位身家清白的领袖,不允许出现贪污或受贿的党魁。汤木此话没错,当官者或党领袖需要清清白白,不可与贪污受贿挂钩。有鉴于此,汤木应该建议所有竞选党职的同志们都必须交出家财清单,让广大中央代表清清楚楚知道候选人的财产取自何处,用之何处。黑函之所以出现不免是为了抹黑,图的不就是使用手段将对手给击倒。“放火者喊救火,做贼者喊捉贼”的也大有人在,政治就是如此做作。黑函是没有署名的传单,即查不到何人捏造,也无法证明内容的真伪。也许总会长的宝座显赫重要,所以众人对总会长候选人的要求也特别苛刻,既要申报财产,亦要德行兼备。既然汤木认为党领导必须是清廉之士,为何又不见汤木呼吁总会长候选人之一的蔡锐明也一样申报财产,也让汤先生来为蔡锐明算一算当了那么多年的国会议员及9年的部长,其财产又有多少呢?救党委员会爱党心切,我相信众多中央代表是明白的,更对多位救党大将为之动容,但是倘若救党委员会可以将同样的标准套在同样是总会长候选人的蔡锐明身上,我想这才是公平的。翁诗杰贵为部长,早已履行作为部长的基本守则,既是申报家产。救党委员会不会忘记首相于318组阁时,对所有内阁成员所作出的申报财产指示吧?!相反地,救党委员会认为马华未来的领导人不可是贪腐之人,不只是呼吁蔡锐明公开产业的数据,更应该同时要求蔡细历及林祥才向中央代表报告自己坐拥的产业总额,以期达到救党委员会的爱党目标。虽说汤木可以直指今日有黑函诬蔑,所以翁诗杰才必须站出来厘清真相。但是,是否蔡锐明面对同样的指责时,救党委员会亦会做出同样的呼吁呢?如果会,为何蔡细历的漫画事件发生后,救党委员会没有及时作出同样的呼吁?反而是漫画流传将近两个月后,方由当事人出来澄清与报警。这其中凑巧的是国家稽查局所公布的2007年度各政府部门的稽查报告中,显示当时由蔡细历领导的卫生部是被稽查的众多部门中,其中一个花费惊人的政府部门。为何漫画的流传与政府的稽查报告却不曾提一提呢?这根本就是救党委员会持的双重标准嘛!

党选乃君子之战,抹黑的手段显示马华乃内斗内行,外斗外行。在大学的校园政治里,曾经有一位学长,现为马华彭亨州联委会主席拿督何启文的特别助理-浦文雄学长说活这一句话,政治手段应该用在对抗外来的霸权,不应用在残害自己团体内的战友。倘若马华同志真的那么在行,应该团结一致,枪口对外,不要再出现单枪匹马对抗霸权。当年翁诗杰的三万变三千,卢诚国面对50名巫统党员的叫嚣,马华其他的同志又去了哪里呢?当年的三万变三千的课题发酵时,我还在大学念书,有幸出席某州马青的聚餐会,当时聚餐会的主人家,今日已是YB,还对这我们这班大学生说翁诗杰是做官做太久了,不懂官场的规矩,直指翁诗杰的不是。此话听在我们这班学生的耳里,心想这说话的人肯定是A队的拥护者,更无奈的是马华对此霸权的打压有着不同的立场。

同事问,“以年轻人的心态来看马华党选,你有何意见?”

我答:“内斗内行,外斗外行”!马华党选离不开原有的框框,何以以抹黑来争取选票?

马华党选似乎还是关起门来,自己打,自己爽!马华的大愿景是什么?为何候选人只谈对党的想法,要改变党什么的,却只是轻略带过对华社的期盼,甚至避而不谈华社所面对的课题等等的。候选人所提出的改革,发展,愿景,全部都是为党所作出的承诺,但马华当前关键性的难题是如何赢回华社的信心。马华以种族政治立党,因华裔的支持作为基础,但却不提如何为华社带来改变,这岂不是本末倒置吗?作为中央代表的2188位马华党员,他们更应该从党与华社的角度作为选贤以能的标准,不要一味想着哪个领袖比较能为党带来改变,反之更应该探讨哪个领袖可以让马华赢回华社的信心,不然马华在未来的5年内必遭华社遗弃!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