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0月24日星期五

马华怪象处处生

马华党选过后,总秘书、总财政、组织秘书及其他受委中委的人选顿时成为马华上下及媒体猜测的重要焦点。当然,这一些都是向前看的做法,但有些人还是喜欢往后看,怎么说呢?元老来提个偷吃不要紧,不要被人捉到就好的言论;有些则还是对蔡细历当选署理总会长而忿忿不平。

元老的谈话真是让我当头棒喝,让我知道“家有一老如有一宝”的定义是不成立的。毕竟老人也可以说这种背弃道德伦理的谈话,也可能元老是英校生的关系,对于这道德观念强调没有那么地强烈。也许与外界传闻的花天酒地,才致使他认为这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至于,那些对小蔡当选署理总会长之事不满,我想不满已经不能为党带来什么了,相反地,我们必须把目光放在蕹菜可以为马华炒出怎样的美味佳肴。倘若小蔡成功与翁诗杰配合,带领马华重赢华社的心,重拾马华在国阵的尊严的话,今天对小蔡不满的人必定不会再看回小蔡的道德历史,相反地,重新把小蔡归列为马华历代令后人歌颂的“列祖列宗”。这就是政治的现实,好比安华,曾经伤害华社,但是今天最爱安华的族群竟然也是华社。人们都是选择性健忘的,“不要问伤我有多深,只问你爱我有几分”。

马青与妇女组在党选后的第一杰作,便是合作上演“酒吧女郎加入马青”的课题。媒体报章直指马青表现出敢怒敢言的姿态,回应妇女组的呛声,真正上演马青U35对垒妇女组U35的戏码。双方都表现出非敢怒敢言不可的架势!哎哟,拜托啦!敢怒敢言不是要你枪口对内,而是对外,双方的做法只能说是“ 内斗内行,外斗外行”。与此同时,还丢尽马华的脸,闹上《光明日报》的头条不是什么光彩的事,而是变本加厉地丑事一桩。既然妇女组认为马青是有抢人之嫌,倒不如妇女组提出一个放案来解决马华缺乏年轻人的加入,尤其是女生,而不是一味地对着那个poster来开炮,那是不实际的,而且看不到什么成效。就算给你妇女组争赢了,这就是马青贬低女性的poster,那又怎样呢?真正的问题并没有解决啊?为了个面子,争来何用?要争面子的话,就得 争马华的大面子!反对党不断涌现出多位青年才俊,男女一样,为何马华却没有如此显著的成绩单 呢?难道就拿什么争赢poster一事来做成绩单吗?

马华往往都不对真正需要放心思去奋斗的事情努力,反而在乎那些小事情的文字错误或错置照片的错误,根本不知道什么事情该是党选后应该注重的任务。马青更不应该没有厘清女青年加入的细节前,而公开对这项建议作出宣传。相反地,更应事先与妇女组商讨。但是,我深信马青不外希望借助异性相吸的原理来推广马青招党员的策略,同时也协助马华广招年轻人加入马华,进而使马华走向年轻化。

马华自强需要对症下药,而不是在争着那包药需要用什么纸来包比较好!马华已经是一个病体,不要在去追问过去的问题,不要再对领袖的背景耿耿于怀,那不是一个错,因为选择他作为署理主席是大家所信仰的民主体制而产生的,我们身为民主的信徒,必须尊重这一个机制下的结果。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