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0月15日星期三

锐明叔,承诺不是口号!

在前天的提名日,我碰见某位国大华裔学生理事会的学长。他不但是我理事会内的学长,更是其中一位受我尊敬有加的学长。他是浦文雄学长,现任马华彭亨州联委会主席拿督何启文的特别助理。我与他聊起大家在大学内的曾经,更针对现有的国大华裔学生理事会的发展,交换意见。但是,我们深知一个道理,如今已经毕业的我们也只能纸上谈兵,已经不能为团体带来任何的改变,毕竟是不予我了,更重要的是我们的时代已经成为历史。我们想要执行改革或任何计划,都必须在自己的任期内完成之。若不,休想接班人完全按照您的意思去执行其职责,这不就要接班人成为您的傀儡,而您就是垂帘听政了。

昨日,我有这机会重新再看国营第二电视台重播的《你怎么说》的节目,主题围绕在马华两位总会长候选人的政见发表。相较两者的政见发表,我看见一个有官职身份的政见发表,一个则是畅所欲言的政见开讲。怎么说呢?翁诗杰说话小心翼翼,但这不代表他没有自己的想法,更不是带观众转圈圈,只是其遣词用字有其深度。翁诗杰的小心翼翼不是因为受官职的约束,相反地,他知道不可信口开河的道理,更深深明白承诺是“一生一世”的。唯有信口开河的人士才不懂得何谓承诺的意义,承诺的责任。蔡锐明是英校培植出来的学生,中文的词句使用有限,说的中文既简单又容易明白,但这并不代表其政见是可以执行的,换言之,其承诺不一定可以如口述般的容易兑现。但是,政治人物的毛病就是喜欢许下不用本钱的承诺,让代表们或选民们听得爽爽。不过,倘若这样的说辞成功换成选票的话,我们就必须担心美丽的谎言将会摧毁党国了。

今年是政治动荡之年,人民相信了多少的谎言,失望多少的日子。选民们以为以选票教训了欺骗的国阵后,可以期望安华带来改变,甚至相信安华的变天论。但时至今日,变天论开了全民一个玩笑。政治人物的谎话层出不穷,但是还是有人会相信这一切的谎话。好比《你怎么说》的节目,蔡锐明的政见非常吸引人,非常撼动人心,直接说出华社的心声。但是,我倒想问问蔡锐明,有权有势时的蔡锐明怎么不提出这些改革呢?难道怕乌纱帽不保吗?新经济政策不是现今才出现的问题,而是1969年后的政策,说好30年的政策实行期,但是事过30年的1999年,刚好蔡锐明是当时的马华部长之一,为何您又不在内阁内“畅所欲言”呢?怎么不说“30年了,够了?!”(此话乃蔡锐明在节目里针对新经济政策给予的答案)

自3年前败于黄家定后,为何销声匿迹三年,不问政?左三年,右三年,您蔡锐明又回来说您的政治抱负,这岂不是把狐狸尾巴摊在阳光下,“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蔡先生提及官职分配的问题,足以证明蔡锐明为官位,为权利而重出江湖。蔡锐明曾经担任部长职长达9年,套一句蔡锐明在其竞选宣言提到的两个问题之一,“这三年是否有改变?”。那我想请问蔡锐明,您蔡老叔担任9年的部长,华社改变了什么?

老蔡的9年部长已足兮,时代过了就是过了,如同我与学长的谈话般,我们要改革就必须在自己的任期内,卸任后再来谈改革,那已经是轻舟已过万重山了。当然,老蔡绝对可以借助总会长的竞选东山再起,但是其政见的发表必须用其从政历史及性格来衡量其兑现承诺的可能性。华小三万变三千的事件发生在其选区,但是他作为国会议员可以袖手旁观,请问自己的选区华小都无法照顾了,何来能力照顾全国的华小呢?

政治人物的谎言尤其美丽,但是代表们必须拿出智慧来。今天,华社对马华的失望,华社对马华的痛批,是因为马华过去的领袖都墨守成规,都是抱着官位过日子的领袖。代表们,马华需要重新赢回华社的信心不是一个华丽的口号,更不是一个取宠代表的谎言,它是我们马华重新站在马来西亚政治舞台上的第一个使命。未来3年的马华是否可以重抱蓝天,取决于这2188位中央代表,这些代表们决定了马华的未来,也是马华是否走进历史的重要决定。华社正等待中央代表们为他们选择一个才华十足的领袖重新带领华社前进。如果为了个人的利益,个人的派系斗争而牺牲马华和华社在马来西亚的未来,这是马华史上的悲歌。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