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0月31日星期五

党内辩论=脱裤子给人看!

公开辩论似乎成了这个年代的政治势力比拼的新舞台。安华与新闻部长的辩论开创了大马政坛辩论的新里程碑,先河的开创让在野党先拔头筹;在许子根与林冠英的辩论上,许子根重新为在朝者扳回一城,但是这一切的辩论都是在两个不同阵营,甚至该说是不同党派的政治辩论。从这两场的辩论上,人民可以通过电视政治辩论来衡量政党的施政及领袖的素质。与此同时,人民对这类的政治辩论拍手叫好,毕竟辩论可以使人民更了解政府的运作及种种政策的实施动机,更重要的是增加了公共运作的透明度。

但是,大马政坛近几个月都以各政党的党选作为重头戏,政治辩论更成为了电视台竞相举办的一大卖点节目。从马华党选直到巫统党选,都有吵着要办辩论的声音。其实,政治辩论不一定要搬上电视,更不一定要宣传致顶,好像非要来个政治决斗不可是的。我们拿马华党选的政治辩论来谈,同属一个政党内的辩论就在三春礼堂举办就好,而且出席者都凭票入席,这样的一个平台至少不会光着屁股让全世界的人看,也不会让在野党有机会制造课题。这又怎么说呢?党内辩论就好比互揭党内面对问题的苍疤,如马华在华教课题上的工作及立场,马华面对种族问题的看法,甚至是马华面对巫统的尴尬立场等等。这一切一切的问题都是马华多年的政治要害,难道这一些问题的根本问题需要在全世界的人面前公开讨论,甚至直接告诉全民,马华已经多年无法解决有关问题,因为一直都老调重弹。与此同时。这样的公开论述必定成为在野党于大选时期抨击马华的主要子弹,他们更可以高调地说,这不是我们在野党说的话,连你们自己人都这样说了。这一切一切更加重了子弹的威力,所以这是把枪朝向自己,对着自己的脑袋开枪,形同自杀。

巫统党选在即,巫青团长之职的候选人-凯里与慕克利兹也燃起辩论的情趣来,但是襄王有心,神女无梦,慕克利兹不领情哦!凯里本是辩才,提出辩论的要求是无可厚非的,毕竟哪有人选择弱项与他人比拼的呢!但是凯里就是吃着自己比慕克利兹强的辩论,公开发出挑战书,但是慕克利兹是因为知道自己不必凯里强,所以选择拒绝呢?还是因为对于公开对外揭苍疤的道理深表赞同呢?我们就不得而知了。凯里与慕克利兹一战如同首相对垒前任首相的代理战,更可以媲美马华署理总会长之战的一样精彩,可能基尔多益只能等同林祥才而已,毕竟夹在两位重量级人物的中间,可以分散选票或从两蚌相争而得利倒是好事,但是倘若分散不成,就可能沦为第二个林祥才了,输到颜面无存就可悲了。

电视辩论不是不好,只是好在党对党的比拼上,绝对不可滥用。党内同志公开的对垒,互相谩骂,这只会让党蒙羞。党对党的比拼是赚取政治资本的做法,是为党团争取更好的评价。但是相反地,党内同志的互相谩骂,为的不就是争取自身的政治资本,为的不就是自己的政治前途。为了自身的自私想法,把党的老底都挂在他人的面前晃来晃去,这是党内同志向往的爱党之举吗?党内的辩论可以以低调的方式进行,党内的辩论是为了让党员了解本身的政治理念,但无须在世人眼球下表演,而且还要让全马的人来看热闹,这不是闹笑话吗?

电视台一直鼓吹现场直播的政治辩论,这一切不就是电视台为了赚取收视率的做法,当然也不是完全如此,可能也是为了让大马政坛吹起政治电视辩论的风潮。但是,眼见马华党选之时,电视台的咄咄逼人之势就难以苟同了。毕竟辩论与否取决于辩手,不辩就是不辩,何来非辩不可的逼使呢?辩论的真目的必须拥有其造福人群的目的,更重要的是可以领袖展现自己的才华,但是有些领袖是辩论不行,但领导则是无需质疑的,不可以辩论作为一概而论的据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