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0月29日星期三

不是被欺负,是被支配!

自马华前任 总会长黄家定在马华代表大会的“告别词”上的最好的告白上,对巫统做出强烈的指责后,直指国阵没有所谓的平权,决定后再报告,如同先斩后奏,直叫成员党难堪。首相随即反驳此番言论,还语出惊人地说“我们没有欺负 其他的成员党”。黄家定爱与首相前后致词 ,一唱一和的场面多次出现,总是“夫唱妇随”。但是经过308后,“一唱一和”也变成了“同床异梦”了。

前不久的日子,砂磱越人民党就再次地沿用了“欺凌”两字来诠释她与砂磱越土保党的关系。顿时再次把“欺凌”二字套在国阵成员党合作的关系上。巫统的再次反驳,土保党的极力否认似乎得不到其他成员党的支持。环看“欺凌”课题发酵后,只有巫统领袖反驳,却不见其他成员党的领袖符合巫统的领袖,也不见有人抨击马华及砂磱越人民党的不当指责,因此可看出国阵成员党们都人同此心,心同此理啊!况且黄家定也没说巫统欺负,但首相似乎心虚了,倒说巫统没有欺负成员党。

巫统是否有欺负其他的成员党,我就不得而知了。但是,国阵成员党被削权,被支配是不等的事实。巫统操弄生死大权,成员党在内阁内的职位分配取决于巫统主席兼首相,甚至包括人数的多寡,职位的重要性等等都逃不走首相的 决定。就好比首相于日前针对马华署理总会长入阁与否的课题上,他坦言将与新任马华总会长商讨。但是,说真的,委任 内阁部长是首相的 权利,可不是国阵主席的权利。因此,商讨也仅是形式上的需要而已,就算翁诗杰说让蔡细历入阁,首相与巫统点头与否都不在翁诗杰与马华的控制之内。我们可别忘记了宪法阐明组阁是首相的 权利,他有权不听党魁的意见。

首相或副首相的遴选都是巫统定了算,从没有正式在国阵会议内通过或决议,顶多只是报告。首相阿都拉常向媒体说道自己经已向内阁或国阵最高理事会交待,内阁成员或各成员党都没有意见,这一切都是形式,都是体现国阵精神的需要。但是事实上,这也就是黄家定口中所说的先斩后奏。既然国阵是一个大家庭,就好比一个集团,每个成员党应利用自己在国阵内的席位或权利等来作为决定议程的指标。首相的人选不该一直都是某个政党的囊中物,相反地应该将首相之位推出来,由成员党来决定胜任者,这样才能摆脱主仆关系。不然的话,空喊的口号及空有的敢怒敢言都是无济于事的。倘若国阵不做出真正实际上的改革,只做出形式上的取悦人心,这等同原地踏步,走不出原有的框框。

公务员体系内该选贤以能,能者居之,而不能因为肤色而枉费人才,将人才送出国外,等同将国库里的资源流出国外。内阁内的职位不该因为重要,掌控国家经济命脉而一直属于某族群所拥有,相反地,我们应该将人才与适才放在第一位。既然今日的美国奥巴马可以一跃当上民主党的总统候选人,未来还可能入主白宫,为何马来西亚这一个国度还要执着于肤色之分呢?唯一的解释便是美国是泱泱大国,马来西亚只是一个发展中国家,岂能相比呢?因此,日后就不要什么都MALAYSIA BOLEH了,也别人家上太空,我们也上太空了,留些钱来教育人民何谓无肤色之分吧!与此同时,我们也必须教育现有的政治人物,不要样样都政治化。有时候,真可笑的是政治化课题的人喊着不要政治化课题,这就是马来西亚政坛上的可爱之处啊!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