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0月19日星期日

马华党选后:雍菜时代


马华党选尘埃落定,成绩的出炉让人欢欣,让人悲,让人意外,让人惊喜。

站在总部机票中心的视听室,瞭望三春礼堂的计票,心中又担心又紧张。卷入马华同志的人群中,当时已计算完毕署理总会长的选票,我也看到蔡细历意气风发地出现在马华总部,不只是他一人,还有其家人。马华同志的支持者对于蔡细历的当选有着不同的声音,有则说蔡细历当选的话,会照顾他们的区会;有则说党校校长即将换人,即黄家泉校长将会下课,而党校的课程即将换上性教育的课程。这种声音此起彼落,听在耳里,笑在心里。

马华中央代表毅然选择蔡细历作为其署理总会长,除了必须尊重外,我们更应该庆幸地是马华中央代表已经不是照单全收,他们已经体现出政治判断的智慧。同时,正如蔡细历所说的,代表们知道如何区分公与私,当中的同情票也不少,毕竟蔡细历的光碟事件让他赚取一定的“惋惜票”。马华党选是在308政治海啸后,出现的另一个民主证明,深深地展现出马华开始走入无菜单的时代。蔡细历与黄燕燕的当选,还有郑修强等等的当选足以证明我所听到的菜单没有广泛地发酵。但是,这一些所谓听到的菜单绝非出自翁营。

蔡细历与黄家泉的比较之下,再加上翁诗杰的当选,我们看见了马华中央代表需要敢怒敢言的配搭。翁诗杰的敢怒敢言配上蔡细历的敢作敢当,这将是马华未来3年的配搭。至于黄家泉,也许失败的原因不外乎在于党选前所发表的政见无法被代表们接受,如敢怒敢言不符合国情等的言论让代表们认为他无法与翁诗杰或蔡锐明搭上默契。代表们在选择署理的同时 ,亦考虑到此职位当选者是否能与自己选择的总会长人选配合。显然地,两位总会长的竞选形象都以敢怒敢言见称,而属于保守形的黄家泉也因此难以突围。再者,黄氏王朝的言论多多少少影响代表们的情绪,毕竟部分党内人士认为黄氏兄弟对马华惨败于308政治海啸的发生,必须负起责任,弟弟退休,哥哥上位,这必定引来不满。

林祥才似乎没有选举前所说的可以与蔡黄两人一拼,有人说林祥才的票数过档于黄家泉,黄家泉必定可以吹响胜利的号角。但是,我认为倘若林祥才没有参选,蔡细历的多数票可能不会那么少,必定会超出现有的多数票。李学德没有意外地败选,连他要求的30票都拿不到,只是取得10票的支持。曹智雄再次地饮恨副总之战,曹氏的落败证明选前谣传的菜单确定不被代表们所接受,相反地代表们自己煮出自己想要的菜单。黄燕燕的成功突围向世人证明政治不是男人的游戏,恰恰地让我的观点给纠正了。

马华走入雍菜配的时代,也是走入改革的时代,更是走入敢怒敢言,敢作敢当的时代。选前的对峙,让人开始怀疑雍菜是否能摒弃前嫌,组成一个马华团队,带领马华走入改革的方向。但是,我们可以预定的是,马华总会长及州联委会主席的直选必定可以执行之,因为这同样是两位首二把交椅的政见。但是,唯一不同政见的是在年轻化马华的理念上,也许两人必须从中找到平衡点。雍菜二人胜选后,异口同声地表示互相配合不是一个大课题,反而马华的改革才是他们必须共同面对的问题。

纵观党选成绩的出炉,我们可以预见地是蔡细历的支持者在投选他时,总会长的人选也投给翁诗杰。因此,翁诗杰的不拉党结派的理念真的成功拉到一些挺 蔡细历派的支持。但是,这一切都只是纸上谈兵,没有一定的肯定。正如我之前所说的,马华在党选后面对的问题更多,更是取决于老翁的政治智慧,要如何安抚内外,要如何平定各方诸侯胜选后的实力膨胀,还有败选后的不满情绪,未来的政治蛋糕要如何去分配都是雍菜二人必须磨合及深入研究的问题。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