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0月27日星期一

父荫下的从政路

假期连续三日,闲来无事,到了购物中心去闲逛,买了个DVD回来看看电影,打发打发时间。我就给自己买了个《传奇皇帝- 朱元璋》,一个出身卑微的皇帝,更是一个节俭有加的布衣皇帝。

历数中国历史朝代上,出身低微的中国官爷们多的是,也不只是朱元璋一个,大有刘邦,小有众多官臣,如汉朝的韩信都受过胯下之辱,岳飞的从小一贫如洗,而到后来都成为了国家的功臣,但两者都死在嫉妒 之中。历史上,饱读诗书者多选择了明主投靠之,如汉代的韩信,秦代的李斯,明代的刘伯温,三国的诸葛孔明等等……选择明主,为明主出谋献策,辅佐明公南征北讨,拜坛登帝。

历史总是不会让人忘记子传儿 ,儿传孙的记载,因为帝王式的传承让这一个古往今来从不曾间断的传统成为了一个理所当然。当然,这种传承也不一定只是局限在帝王家族内的权利更迭,这当中不也是官位传接的定律吗?文官的儿子总是当个文官的 ,武官 的儿子必定当个什么将军的,也许是从小的到大的熏陶所致,才会有了如此的子接父之衣钵。皇帝的儿子没有个太子当,也至少有个王爷当吧!

本地政坛亦是如此,父传子的定律也公开地发酵着 。如无意外,6任首相当中将会出现一对父子 了,可能还会出现第二对呢,谁能断定未来的慕克立兹当不上首相呢?看看他挟着其父亲的余威,在巫青团团长职上的提名气势,力压他人,傲视群雄。虽然胜负未定,但是一鼓作气之势势必让人担忧不已。

过去的10年的日子里,马来西亚政坛上的华基三巨头都以林家旗帜开拓大马华裔政坛的新页,三头马车直捣大马政坛。看民政党,林敬益退位 ,林时彬上阵,民政林家可是想沿用“傻仔”骗个官位来做做了;相反地,马华林家在党选落得最不堪了,林家大公子兵败霹州,马华林老将军竟然毫无廉耻,教坏子孙地说道偷吃不被捉到就没事的歪论。最要不得的是,林公子出来护驾就罢,但最要命的是出师表来个什么没有家庭就没有资格评论的调调。看了这一则新闻,我倒觉得有个敦勋衔的老爸又如何,到国外喝过洋水又 可以聪明多少呢?我想请问林公子,不会演戏的观众可以评定一部戏的好坏吗?没有当过官的可以指着当官的不是吗?倘若不,为何马华还那么在乎这普罗大众对马华的批评呢。这些普罗大众不也是没有当过官吗?不曾当官何来晓得当官的难啊?周美芬若是已嫁为人妇,我相信她 会比现在更难以接受先生出去偷吃,毕竟睡在枕边的男人发的梦竟然是与别的女人共度春宵啊!

谈回另一头马车,也是今年最风骚的马车,真是一个郁郁不得志,一跃龙门,身价百倍啊!这不难猜测,就是民主行动党父子俩-林吉祥与林冠英。虽然说整个民主行动党在两个林氏父子的主宰下有今天的成就,但也因为今日的民主行动党尚是以年轻人掌托权利居多,YB的权利大多数握在年轻人的手里。况且现在的民主行动党还在度蜜月,也可算是重新整顿,成为大马数一数二的政党,所以还不到稳定的时期。倘若一过了蜜月期,一过了整顿的过程,整个局势将会对林氏父子不利,毕竟一块已煮熟的大肥肉,人人都争着吃啊!

大马政党的定律离不开有父荫,倘若有父荫照顾,起步比别人慢也无所谓,正如娶个有钱女,少做30年啊!正如马华森州的某一位李氏,岂不是也靠父荫庇佑吗?要不然哪有那么快地上位,岂也不是代父上阵吗?尚有一位柔州蔡氏亦是如此,加入政党不到1年,已坐稳国会殿堂了。一步一脚印的大有人在,但是这些多靠的是智慧和机会。这些人等多必须像韩信四处觅寻明主,最后投靠了刘邦,却也是命丧刘邦之手。但是,也有不少者是靠着自己毅力和耐力,能屈能伸的魄力去寻求每一个突破。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