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0月12日星期日

回到大学依然谈政治

刚从国大中秋的舞台剧表演晚会回来。今晚是特意缺席工作开会,而出席这一个晚会,也许同事们一定在埋怨我为何不出席会议,而选择到国大出席晚会。

可能我真的不懂分轻重,理应该出席会议的,毕竟现在是大战临头,未来的一星期更是最后的冲刺。但是,我依然跟着自己的感觉走,我出席了第廿九届国大中秋舞台剧表演。记得曾经回到大学内,对着学弟妹们说,我毕业后的第一份工作靠着大学活动而觅得。因此,我对国大华裔学生理事会存有感恩的心。不仅是如此,国大新春是我加入大学正式活动的第一个大本营。国大中秋是我接触的第一个大学活动,虽然不曾参与,但却有着一份熟悉的感觉,只因国大中秋与理事会本是同根生。我一连5年都出席国大中秋的舞台剧表演,国大新春也已经在筹备当中了,而过去4年里,我都不会缺席国大新春的团圆宴会。

记得念书时,担任活动筹委会的我们都希望社会人士及校内学生给于支持。今天,虽然我已经毕业了,但将心比心,我还是会出席学弟妹们的活动,给于我行动上的支持。我知道学生筹办活动是为了学习,为了火脉的延续,为了传承。如果能力所在,我必定给于支持,哪怕是一场入场卷,不是吗?

今晚,的确碰到好多朋友,包括了昔日“同志”,念书的老同学等等。我们都互相握手寒暄,互问近况。在问候我的同时,也不忘关心我老板的选战。从他们的正面反应,看见与我年纪相近的“同龄人”们都认定老翁当选有望。他们都对老翁给于很好的评价,甚至预祝他马到功成。我都一一感谢,并告诉他们政治是变化莫测的,308政治海啸的来临也没有任何预警啊!我们不可掉以轻心,更不可以轻视对手。反之,更应该尊重对手,以最好的准备来打这场选战,以示对对手的尊重。

与此同时,我也巧遇某一位已经加入公正党小蔡阵营的理事会“老同志”。他问我最近是否很忙。我回答他说是很忙。他“劝导”我说老翁阵营不要忙了党选,忘了国家大事啊!我以笑来回答说,这当然!其实,我心中有另一个回答,那便是在野党也不要整天吵着变天,应该扮演好反对党的角色,以协助国家渡过现有的经济难关。但我又不爱挑畔他人,所以只是轻松转移话题,可能我胆小,也可能我不想把整个场面陷入僵局,因为身边还有很多当年的“老同志”。

其实,我还真的有些埋怨的。怎么说呢?很多人都跟我握手问好,但是一开口便谈党选及老翁的胜算。也许因为背负一定的身份,才有人理睬我;不然的话,找个人聊天都难呢!因此,我告诉身边的密友说,今天问候的是椅子,不是我(借用翁诗杰的椅子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