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7月9日星期四

英文教数理没完全失败?

>

国人引颈长盼的废除英语教数理决定终于在今天的内阁会议中确定下来了。在决定出炉前,众说云云,政界与杏坛人士纷纷发表自己的意见,以期为政府所作出的决定“贡献绵力”。在政坛里,最为让人印象深刻的莫过于推动英语教数理的开山鼻祖-敦马迪,他曾说若废除英文教数理的话,大马人都会变成笨蛋。哗,敦马此话一出,引起了小小的涟漪,但国人未曾放大此言论,国人都晓得敦马爱干政,爱表达立场,偶尔出言不逊的演出常摆上媒体的舞台,已经不足为奇了。


我并非英文教数理的产品,但是我的学弟妹们就是这产品的第一代白老鼠。还记得当时的我是在Form 6,一时之间从马来文变成英文,别说学生适应不来,连老师也无法立刻转台。我想在那个时候,很多学生苦恼之外,老师也为自己的英文掌握能力伤脑筋。6年来,董教总及反对英文教数理的组织不断地呈交备忘录或搞活动来反映民间反对英文教数理的政策。依稀记得当时面对大学先修班的普通试卷(Pengajian Am)考试时,有一个部分是需要撰写马来文章,所念过的文章就有英文教数理的好处。6年后的今天,不晓得一样的考试,是否也要撰写英文教数理的弊端呢?马来西亚的教育历史上,曾经一度从英文转换成以马来文来教学,在马哈迪时代,再次地将马来文教学转换成英文,现在又从英文改为马来文。不同的年代,所受的教育及学习的媒介语将清楚地为这些学生贴上年代的标签。

我并不认为以英文教数理科是可以提高英文水平的,毕竟理科有太多的科学名称,而这些科学术语并非常用在生活的沟通交流上。但是,若要让学生更容易明白这些科学名称,好让马来西亚在科学领域有更好的发展与表现的话,我想让理科生以英文来了解科学知识是无可厚非的,而且还是恰到其位。毕竟有些科学或科技名称翻译成马来文的话,它是令学生混淆的。打个比喻,电脑术语的Highlight 在马来文就被译为TonjolkanMouse就变成Tetikus, Keyboard便是Papan Kekunci,这一切让早已接触英文叫法的学生更摸不着头脑。


教育部废除了英文教数理后,选择更直接且踏实的方式来提升学生的英文水平,即增加学习英文的节数或时间。但是,这是否是最有效的方法呢?也许这一个政策可以说明教育部苟同了英文教数理并非提升英文水平的方法,而选择了从另一种更为实际的方式来提升英文,以期达到有成效的收获。为了顾及前首相敦马的面子,慕尤丁还是强调英文教数理并没有完全失败,只是没有达到原定的期许。何谓没有完全的失败,是那一方面让政府看到此政策的可取之处?再来,是否乡村地区的数理科成绩下降就是所谓的恶没有达到原定的期许呢?那英文教数理的终极目标是什么?提升英文水平?还是让学生更容易明白科学知识?这一方面,副首相兼教育部部长似乎没有交代清楚。若他不说出并非完全失败的言论的话,我想废除英文教数理的理由已很明确,那便是失败的政策。但当慕尤丁说出以上保留的言论后,我就很想知道慕尤丁并非完全失败指的是哪方面?

慕尤丁在呈上内阁决定前,还带领教育部官员照会敦马,我想慕尤丁也算是给足面子了。当然,无论慕尤丁是否有听取敦马的意见或只是汇报决定都好,敦马就是对废除英文教数理而不满。阿都拉在任的时候,取消了美景弯桥施工计划的决定,而今天纳吉的政府又废除了英文教数理的政策,不晓得纳吉顶得顺马哈迪再次地干政吗?但是,我相信废除英文教数理不会比取消美景弯桥施工计划的决定来得过激,因为废除英文教数理是在有数据支持及广大的国人给予意见下,所作出的政策决定,非像美景弯桥般的突然。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