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7月3日星期五

别笑行动党太无奈


民联经过一年的执政后,蜜月期已过,种种在执政上所产生的问题浮上台面,而民联这三角关系却在一年以来,从团结夺取政权直到霹雳州政权易手,再来新首相上任及回教党大会,我们似乎看见了整个民联的磨合度有待考验。民联所面对的问题也不仅是三党的合作关系,相反地,在施政上,我们看见了民联在政策上的分歧。


槟州政府的拆庙及豆蔻村事件是槟州民联政府的一大挑战,触及了华裔与印裔同胞的种族神经线,幸好的是彭文宝及时在拆庙事件上灭火,才不至于得罪了整个槟州华社。现今的怒火烧到吉打州华社,亚罗士打的拆除宰猪场事件,让吉打州民主行动党退出吉打民联州政府。话说之前曾听一位来自吉兰丹州阿伯说,在吉兰丹的市集,可以光明正大地卖猪肉,就算马来同胞在猪肉档旁走过,他们都没有感觉到受侮辱或排斥之。不但如此,也无需特设一个角落来让猪贩售卖猪肉。相反地,由国阵执政的州属都把猪贩安置在特定的角落,甚至以布遮盖隔离友族同胞的视线。当我再看回吉打州拆除宰猪场事件,其实是否意味着回教党的施政有别呢?是否与回教党党内亲民联与亲巫统有关呢?所谓的亲巫统,即以大马来人主义为斗争目标。这一方面就让人得以深思一番,毕竟回教党纯属宗教政党,难免宗教中有着种族的因素存在,而这些种族因素将左右整个执政者的施政。

话说会拆除宰猪场事件,也许这真的如评论家所说的,“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之前的保留50%房屋给土著的政策也是从种族的思维考量,而非回教党所谓的宗教涵盖全民的斗争目标。今日的吉打州民主行动党选择退出吉打州民联政府,而拆除宰猪场事件只不过是其中之一的因素。


媒体方面,《马来前锋报》大大标题打出行动党退出民联,各大中文报也大做文章。国阵这边厢,马华及民政各个头头们出来喊话,要民主行动党作解释,要民主行党退出民联什么的。正如阿武叔所说的,民主行动党有胆退出民联,马华有胆退出国阵吗?当年的马六甲毁猪事件,马华州行政议员是否有今日吉打州民主行动党的气魄呢?暂不管民主行动党中央是否允许吉打州行动党退出吉打州政府,但单看这一个能耐,马华需要的是检讨,而非落井下石,揶揄他人,而赚取那人民都厌烦的政治资本。现在的人民已经会在政治上作思考,马华在这时候出来捞取那廉价的政治资本是不应该的,相反地,应该与民主行动党同声同气,声讨吉打州回教党的做法。


回教党青年团日前说道,回青团将与巫青团设立“知性讨论”的秘书处,让人对回教党主席哈迪阿旺所提的联合政府再次涌起遐想的空间。虽然今日回青团副团长已做出解释,阐明立场,撇开关系,但这一个计时炸弹依然存在,只是延长了引爆的时间。林吉祥提到这拆除宰猪事件是第二次的民联信心危机,而安华说这只是小事一桩,而我说那其实与国阵没有异样,好比马华与巫统的口水战,但行动党与回教党的矛盾却比马华与巫统更有“勇气”,而非委曲求全,唯唯诺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