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7月14日星期二

民联今年犯太岁?



308一周年后,国阵与民联之间的角力似乎出现“风水轮流转”的现象。此话怎说呢?如果您还记得的话,2008年的308直到2009年的308,国阵都处于挨打的局面,从916变天到场场补选的败北。就算霹雳州变天事件看来是国阵得意,民联悲哀,但长远来看,结果是相反的,毕竟得民心者得天下。但是,巧妙地是在国阵政府的人事更迭后,在纳吉的领导下,也许真的没有比马哈迪来得好,但纳吉的100天的确比伯拉来得妙。

纳吉执政后的春天里,槟州民联政府的领头羊林冠英面对3(nàn),即拆庙难,拆屋难及白蚁难。虽然拆庙事件及豆蔻村事件最终都以“和解”的方式结束,但是事情搬上新闻来舆论,多多少少都影响了民联政府的形象。吉打州民联政府更上演了“阋墙”的戏码,行动党因拆宰猪场而宣布退出吉打民联,雷声隆隆震醒了多少睡眠中的“政治百痴”,怎么知道雨点那么地小,宣布撤回退出的决定,真的当人民是“政治百痴”似的。

在东海岸北部占地为王的回教党也不怎么安宁过日子,回教党自大会以后,已在党内出现暗流汹涌,分裂的气氛弥漫着整个回教党。回教党与巫统的藕断丝连,眉来眼去让亲民联派大为“不爽”;而回青团却随着老大哥的步伐,与巫青团拉起线来。刚刚补选成绩揭晓的玛力勿莱州议席,回教党也仅以65票险胜国阵,胜得辛苦!民联3大巨头轮流上阵拉票,也让国阵输得如此的“佳绩”,看来308的政治海啸开始失去爆发力,国阵的军师是副首相及吉兰丹巫统主席慕斯达发,马华总会长,国大党的沙米大叔及首相纳吉都未到过选区,可见民联赢得狼狈,国阵输得光彩。

雪州民联方面也好不到那里去,黄洁冰的不雅照片更是为雪州民联政府投下第一个炸弹。听说这是党内人士的杰作,可不是敌对政党的阴谋!虽然黄洁冰事件在她的勇敢坚持下,获得圆满的解决,但近日才爆发的雪州行政议员与偏门帮的“亲密关系”又再让我们的卡立兄头疼了。话说雪州某行政议员借出自己的办公室给偏门生意的老大开会,进出自如。我们的民主党秘书长,但却是公正党国会议员的黄朱强在部落格大爆料,让雪州行政议员大冒冷汗。但是,看来除了民主行动党先站出来发言外,其他政党的行政议员都在次日方针对此事发言。黄朱强的确没有说错,“吃到辣椒,才知道辣”,但是,今天的报纸却报导刘天球要记者不要乱乱写,摸黑他等的言论,还有说到黄朱强动不到他的一根汗毛。嘿嘿,我说刘天球已踏入陷阱了,正好可比喻为“此地无银三百两”,没有人指名道姓,刘天球又何必自投罗网呢?!还记得去年某网上新闻曾报导说,刘天球曾怀疑涉及黄业,但都不曾得到任何的证实。除了偏门勾结事件外,国际山庄的州议员-阿兹敏也公然地向卡立喊话,要州务大臣改组行政议会,不换人也该换岗位。不过,路透社谣传说道阿兹敏是有意要当雪州州务大臣,才有这企图心来为难卡立。阿兹敏的中央政府梦不成后,将其野心转向比较实际的州务大臣的职位,但卡立肯定不会就此罢休。因此,雪州行政议会的笑话一直闹不完。

到底民联是属什么的?今年犯太岁吗?还是蜜月期已过,所面对的问题一一地浮上水面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