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7月20日星期一

我们都站在一起为明福讨公道!



赵明福今日上午走完人生的最后一程,两千人持布条送别明福。丧礼期间,朝野政党领袖纷纷前往丧府凭吊。尸骨已下葬,但生前留下的谜团还没有得到交待,让往生者走得不安宁,在生者痛苦不明。




赵明福的死不但成为社会热烈讨论的话题,更逼使社会广大民众迁怒于当权者。若不探出一个究竟的话,我想不只是民联领袖不罢休,人民也不会就此放弃追寻答案。自明福离奇坠楼后,朝野出现不同的声音,民联大部分的领袖把矛头指向反贪委会,有些则认为这是“政治逼害”,直批政府的不是,更认为这是国阵政府利用反贪委会来打压民联领袖。在我于7月16日发表的《伤感听见赵明福坠楼》一文后,有一位网友叩门骂我是“国阵衷心的狗”。我必须承认,我并没有批准其评论,因为这是对我的人生攻击,不是针对政见而评论。但,我没有责怪这网民,因为愤怒让人丧失理性是可以原谅的。



朝野政党直至平民百姓,没有人希望这样的悲剧发生。虽身在朝,但心一样地痛。对于一位年轻才俊的离奇死亡,没有半点幸灾乐祸,大家都是人家的孩子,人家的亲人,眼看明福的父母哭断肠,明福的兄弟姐妹们的不断质问其亲人的死因,我们都知道这件事情不可以就此罢休,无论在朝或在野,我们都有这个义务为这一家人寻找一个交待。当一件悲剧的发生,责骂也许可以发泄心中的愤怒,我们可以理解。因此,在网路论坛对国阵政府的种种辱骂和责怪,甚至是对马华博客的泄愤,我相信在朝者都没有半点的回应。因为我们知道在这大家都受伤的情况下,反击或解释都不能再为失去的生命做些什么。





民主行动党的政治工作者逝世,马华领袖都前往丧府致哀,连马华总会长,副总会长,总秘书,州行政议员及各大大小小的马华领袖都相继前往丧府,首相政治秘书胡逸山亦代表首相到府上慰问,首相及马华总会长也献上鲜花。这一切不算什么,但证明这起事件在朝野间都是一件悲痛的事情,没有人会因为这样的事情而开心。我们也与民主行动党及民联的支持者一样地伤痛,也许有人会怀疑,但我们知道这一个伤痛是不虚假的。在朝者该在悲痛上做些什么的,成立皇家调查委员会来调查此事是迫切需要的。马华总秘书承诺将会协助遗腹子得到应该的名分,马华总会长与卫生部长廖仲莱答应会在即将来临的内阁会议上,要求内阁批准成立皇家调查委员会来彻查此事。马华虽在政见上与民主行动党常有过节,但我们相信人命大过天,没有什么可以阻止为一位死不瞑目的死者讨一个公道,这是人道的立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