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7月22日星期三

胡言乱语



今天,一位学弟来电说,某报章的专栏炮轰我在部落格上的文章。回到家后,上网了解事情的来龙去脉,方知道原来是针对《伤感听见赵明福坠楼》的文章,而做出抨击。

我不晓得这一位专栏作者如何诠释我的文章,但我读完他对我文章的批评后,发现他很不客气地对这一句话发表强烈的不满,“若是失足的话,那就无话可说”,我以自己的思考来分析赵明福的坠楼案件,也提出几种可能性,而果真是失足的话,那真的无话可说了。这一句的“无话可说”所要表达的是失足是自己造成的,反贪委会被指责的层面相对的减低了。但有谁还会相信失足呢,所以我只以“无话可说”带过,但有些人企图想利用这种断章取义的方式来炒作。况且在我做任何的假设中,句子后面都有一个问号,何来确定?不但如此,在文章中,我也否定了明福自杀的可能性,为何还要乱掰我说明福是畏罪自杀呢!简直掰得荒唐!

试图将可以构成愤怒的字眼放大在文章上,至于其他友善的字眼却只字不提,果真是“一种米养百样人”,唯恐天下不乱者比比皆是。

事情的发生,坊间有许多猜测,把矛头指向政府的多不胜数。但是,我认为该冷静下来思考,命案的发生存在着许多可能性,反贪委会难逃责任,只不过是其层面去到哪里,就得等待警方的调查报告。媒体及大众若一味地把报导或思考先入为主,这将阻碍自己去寻找真相。毕竟当我们认定了一个假设,就很难再相信其他的存在性。好比有些人不会认为是党内人士所干的般,但是否真的有人可以肯定地否定这个可能性呢?我没有铁定地说是党内人士所干,必须强调这只是一个可能性,不想再有人断章取义,删前删后来变成我的论述。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