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7月22日星期三

胡言乱语



今天,一位学弟来电说,某报章的专栏炮轰我在部落格上的文章。回到家后,上网了解事情的来龙去脉,方知道原来是针对《伤感听见赵明福坠楼》的文章,而做出抨击。

我不晓得这一位专栏作者如何诠释我的文章,但我读完他对我文章的批评后,发现他很不客气地对这一句话发表强烈的不满,“若是失足的话,那就无话可说”,我以自己的思考来分析赵明福的坠楼案件,也提出几种可能性,而果真是失足的话,那真的无话可说了。这一句的“无话可说”所要表达的是失足是自己造成的,反贪委会被指责的层面相对的减低了。但有谁还会相信失足呢,所以我只以“无话可说”带过,但有些人企图想利用这种断章取义的方式来炒作。况且在我做任何的假设中,句子后面都有一个问号,何来确定?不但如此,在文章中,我也否定了明福自杀的可能性,为何还要乱掰我说明福是畏罪自杀呢!简直掰得荒唐!

试图将可以构成愤怒的字眼放大在文章上,至于其他友善的字眼却只字不提,果真是“一种米养百样人”,唯恐天下不乱者比比皆是。

事情的发生,坊间有许多猜测,把矛头指向政府的多不胜数。但是,我认为该冷静下来思考,命案的发生存在着许多可能性,反贪委会难逃责任,只不过是其层面去到哪里,就得等待警方的调查报告。媒体及大众若一味地把报导或思考先入为主,这将阻碍自己去寻找真相。毕竟当我们认定了一个假设,就很难再相信其他的存在性。好比有些人不会认为是党内人士所干的般,但是否真的有人可以肯定地否定这个可能性呢?我没有铁定地说是党内人士所干,必须强调这只是一个可能性,不想再有人断章取义,删前删后来变成我的论述。

5 条评论:

keykok 说...

很多人就喜欢断章取义,我的部落也来一个,很多人只听自己喜欢听的,他们的真相永远都是自己的想法。


无论如何,如果没有监督人调查过程,任谁也不会相信报告会是属实。

PoliBug | 波力拔克 说...

算了啦恩霆,有些人自己说话都不讲理了,你还如何用道理说服他们,让他们去断章取义吧,问心无愧,管不了这许多。

不止斷章取義那么簡單 说...

『如果人生是一部一匹布长的苦情冤剧,水落石出的真相大白,确是天下观众期待的结局。福尔摩斯的小说,历经岁月的考验,仍然那么讨人喜爱,玄机或许就在这里。

这当然不是说福尔摩斯的推理,没有误点。诸如他的经典警句“when you have eliminated the impossible,whatever remains,however improbable,it must be the truth”,恐怕也藏有盲点和误区。

福尔摩斯如此,具有马华公会背景的博客林恩霆7月16日那一则贴文〈伤感听见赵明福坠楼〉所掀动的一连串问号,更是不在话下;凡此三个段落,每一处都是有待解释:

谋杀还有第二个版本?

“从这起事件的发生,我们可以从多个可能性来做出思考。一是自杀,自杀的原因在哪里?畏罪轻生?贪污不是谋杀,更何况果真是贪污,法律责任也不在自己,何来畏罪自杀?!

其二便是谋杀,反贪官员谋杀,动机是什么?除非是口角纠缠中酿起杀身之祸,不然的话,反贪官员没有理由谋杀赵明福。

谋杀还有第二个版本,即是党内人士杀人灭口?说也奇怪,为何赵明福被反贪官员列为证人呢?!难道真的是贪污案的证人不成,而某些人士想杀人灭口,企图关上他的嘴巴?”

如何潜入森严的反贪会?

哈罗!林恩霆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党内人士杀人灭口?林恩霆是否还清楚记得赵明福到底是死在哪里?如果是这些“某些人士想杀人灭口”,要不是神通广大,他们如何潜入保安森严的反贪委员会内下手呢?

事情到了现在这个阶段,举凡不必要的猜测都是无谓的。一如林恩霆这种“党内人士杀人灭口”的说词,不但于事无补,而且混淆视听,彻底地模糊了眼前课题的焦点。

有一分线索,说一分话

林恩霆应该知道,所有天马行空,联想翩翩的指控,除了“从多个可能性来做出思考”,每一种认知上乃至理论上的可能,都需要具备和掌握基本常识。认同这点,林恩霆凭靠什么提出“谋杀还有第二个版本”?

不论谋杀是否存在第二个版本,甚至n个版本,每一个版本,一概讲究充分的证据:有一分线索,说一分话;万一实在不能呈报任何证据,林恩霆如何指责“某些人企图关上(赵明福)他的嘴巴”?』

y 说...

MR Lim, u may stop talking about this case anymore if u are really sincere to concern the feeling of Teoh's family and frends.

since u have the right to question other, so people also have their right to criticize your statement as unrealistic.

thepplway求真 说...

有点奇怪,如果你认为有许多假设,但是你的假设是否有一个架构呢?

当你说:

从这起事件的发生,我们可以从多个可能性来做出思考。一是自杀,自杀的原因在哪里?畏罪轻生?贪污不是谋杀,更何况果真是贪污,法律责任也不在自己,何来畏罪自杀?!其二便是谋杀,反贪官员谋杀,动机是什么?除非是口角纠缠中酿起杀身之祸,不然的话,反贪官员没有理由谋杀赵明福。谋杀还有第二个版本,即是党内人士杀人灭口?说也奇怪,为何赵明福被反贪官员列为证人呢?!难道真的是贪污案的证人不成,而某些人士想杀人灭口,企图关上他的嘴巴?还有一个疑点,为何赵明福在反贪官员完成录取口供的工作后,还在休息室休息,而不愿回家休息。其中的原因又是什么?若是失足的话,那就无话可说了。

自杀,已经不可能。失足?在保安严密的总部相信一只苍蝇也难进去,这么大一个人有可能吗?
你说:
说也奇怪,为何赵明福被反贪官员列为证人呢?!难道真的是贪污案的证人不成,而某些人士想杀人灭口,企图关上他的嘴巴?

那是否你认为反贪污委员会有必要和行动党某领袖合计?你这“推论”成立吗?由此可见你的推论不但是指鹿为马的对失去生命的明福不敬(明福怀疑其上司?)而且还很“巧妙”的把政府官僚拖下水了?

要怎么想,随便想,然后提出自己一直都有某个立场不是难事,但是面对这起命案却如此“冷静”“抽离”,会不会言不由衷,是读者有权从字里行间去诠释的。毕竟文章的目的是表达思想,如果你没有那么想是写不出来的,除非你是为别人代笔,那是另当别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