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2月9日星期一

马青该有的明天

刚阅读了Polibug大哥针对吡叻州变天所作出的最新评论,总觉得政治这门子的东西真是奇妙极了。怎么说呢?今日可因同舟共济走在一起,下一秒可能因为背叛而成为万恶不赦的仇家。


日前,在马青团拜上碰见了多位马华部落客的大哥们。阿武叔还直说我与相片不符,Polibug大哥还邀请我上《当今大马》与他“并肩作战”。对于当晚的碰面,我认为这是我当晚出席团拜的最大收获。毕竟平时都在网上交流,却没有机会碰面,就算是碰面,也不可能有我的份儿。庆华与阿武叔还说自己是马华网上的反贼,其实对我而言,那不尽然是反贼,相反地,能提出有效的意见和看法乃马华之福。当然,我并不认同无的放矢,建设性的批评有助于当权者以更有效的方式来执行任务。


政治没有永远的朋友,更没有永远的敌人。今日的纳吉和安华不就是例子吗?当年两人在同一阵线绊倒前副首相敦嘉化,今天却在吡叻州的政权上较劲。我说政治是如此的奇妙,追求的都是权与利。“某些人”与“他人”互不相识,更谈不上有半点的互动,但是因为“某些人”在某个阵营工作,而“他人”却因为不满此阵营,也一并的将“某些人”给憎恨了,甚至拒千里之外。这是一种不成熟的表现,工作归工作,理念归理念,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立场,不该以此阵营的立场硬硬地套在“某些人”的身上。倘若“他人”认为“某些人”的立场与阵营无异,那便是“他人”的政治幼稚,不是所有的人都会如同他的方式来从政。在这一个年代里,盲从不是从政之道,但盲从也许可以得到政治上的收获,因而大家都选择盲从。


曾经有位马青大哥邀我加入其区团,但事隔半年后,我依然没有给于答复。不为什么,只因为其区团有类似上述所描绘的“他人”的角色。对于他的邀请,我深表感谢,但是因为此地的人对我有着先入为主的观点,因此我不得不“知难而退”。虽我无害人之心,更无争相夺位之意,但他人却因我而不快,为了减少他人的顾虑,我必须这么做。


我认为政治立场是需要交流的,而非因阵营或附属在哪个政治人物下,而直接了断地将其追随的政治人物的立场套在他的身上。在马华的政治中,有太多类似的人硬要把自己的那一套加锁在别人的身上,但孰不知这些所谓的主观看法就是这些在马青担任要职的伟大领袖所想的。


曾经向友人说道,现有马青的“少青”虽有二十余岁的脸孔,却走着“四、五十岁人”的从政方式,靠着四处插旗,拉关系,甚至是拍马屁而换来自己的知名度。反对党靠着年轻人的活力起家,而马青似乎没有意识到年轻人的重要,眼看校园选举的成绩因308政治海啸而席卷校园,但马青似乎不怎么看重这一点。曾经在大选前出席一个中马区大选前备战集训,会上的马青代表就认为年轻人的票不重要,更认为年轻人的票源肯定归国阵所有,但事实证明年轻人倾向反对党。


马青不想青黄不接,必须迫切解决的问题是提高马青在年轻人心目中的存在价值。在年轻人的眼里,马青活在国阵贪腐的阴霾下,没有任何的发挥作用,马青虽贵为马华的先锋,但是却只有空喊的口号,却没有更实际的作用。不但如此,马青多次对国阵成员党开炮,但是年轻人的宏观不再是像年长的人所针对的种族课题,相反地是国家与人民的福祉。倘若要与反对党分庭抗礼,所要做的是要击败反对党的气势,无论在形象、政治功绩、存在价值上都要比反对党强,让人民来做个比较。国阵成员党的一喊一骂不但无法赢取人民的心,反而更认为这两者都一样的,充分地给了年轻人反国阵的理由。


马华需要改变,马青需要做先锋;马华若要赢得民心,马青需要改变年轻人的想法;马华若要光辉未来50年,马青需要改变马青仔的心态 以国志为志,以民心为心。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