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2月8日星期日

夺权后感

许月凤的跳槽新闻让各大中文报章争相报导,这也许是害惨许月凤的主因之一。上星期五的各大中文报章头条都以许月凤与苏丹及王储对谈的相片作封面,就连英文报章亦是如此。许月凤的跳槽会被人广泛地报导,莫过于她是四位当中的最后一位跳槽者,而且也是出尔反尔,但绝对不是左右政局的造王者,就算没了许月凤,吡叻州依然还是会变天,只是会以一席的微差执政。但是纵观各报章的新闻报导,我们可以看到民联支持者对许月凤的憎恨,更让人看到了这些支持者的鲁莽行为,投掷石头,张挂侮辱布条等等的。但在大家把石头抛向其官车时,为何没有留意到她的官车是Perdana V6,而不是Camry呢?在怪罪许月凤的当儿,是否该分析为何她选择跳槽呢?难道所谓倪氏兄弟不该负上责任吗?作为行动党的一州主席拿督倪可汉更是责无旁贷。




吡叻州的变天让人民更认同了“政治”是黑暗的。正如许子根所说的,华印裔同胞憎恨如此地做法,引起民怨。就算当初对安华试图夺权不满的人士,都对国阵的做法不屑。但是换个角度来看,倘若民联以同样的方式接管中央政权的话,人民会否有如此一样的反应呢?会不会痛恨跳槽的人士呢?倘若人民是不会有类似的反应的话,证明国阵已经不得民心了,倒台乃迟早的事情。




国阵在这次的夺权中,过于急进,忘却了民怨。相反地,国阵应该以退为进,以低姿态地方式,重新赢取选民的支持。很多人都认为国阵做得不对,不应该利用跳槽的方式夺权,但是换作近半年前的916变天计,人民似乎等待看热闹,却没有抨击如此的做法。因此,人民除了对民联宽容外,显而易见地看到人民对国阵的苛刻。我不认为这是对的,毕竟作为一个国家的优秀子民,我们该以同样的标准放在同样的事情上,不该厚此薄彼。因为这样只会宠坏另一个阵线,以为民意大过天,利用违反法律的做法来向有关方面施压,更要不得的是让小孩子参与示威行动。对于一个成熟的政党或阵线,他们应该寻求司法途径,来力挽狂澜,而非利用野蛮的方式来做无谓的牺牲。




我依然坚持尊重大选结果,不得以跳槽的方式来夺权。虽然如此,但是同在“国阵精神”下,马华可能要被拖下水了。若马华再接受许月凤成为党员的话,我想马华的前路比巫统更暗淡了。有时候,作为这体系的一分子,为了顾全大局,心里话总是难以说出口,就算一党之首,都必须考量党的立场,方能发言,而非以自己的想法作为发言的论述。好比许子根,只能以婉转的方式来反应此次的夺权,他的言辞中似乎并不太认同跳槽得来的政权,因而祝新任大臣好运。




夺权的现在赢家是国阵,但长远的赢家却是民联。毕竟官逼民反,就算未来的执政成绩再好,可能可以淡化此事对人民的影响,但却不能永远地忘却此事,因为国阵早已令人民厌恶,此次再如此地猖狂夺权,我看过去的不满还未消除,现在又增添新的不满,新仇旧恨,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啊!国阵难矣!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