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2月18日星期三

政坛之娱乐八一八

当朝野议员都为黄洁冰事件叫屈时,霹雳州政府却来个禁止新任国阵州务大臣踏足州议会18个月,其余6位新官行政议员却禁足12个月。


正当朝野政党针对裸照事件,同声同气,立场一致地批评偷拍者后,我们看到了大马人民都对受害者的伤害深表同情,更难得地在308后可以持着一样的看法,去谴责这人神共愤的偷拍者。虽然间中有些国阵领袖厚颜无耻地道出种种难以入耳的谈话,其中更包括了马华议员,但是这无损众多国阵议员对民联议员的支持。马来西亚是一个多元种族的国家,接受的教育有所不同,有者是出自华校、英校、马来学校,甚至是宗教学校,不仅是如此,信仰的宗教也不同,文化背景更不在话下。因此,马来议员以自己的宗教教义和文化背景来衡量一个出自英校且非回教信徒的私生活,我想这非但不公平,更是好笑到极点。有个马来议员说一个未嫁的女人怎么可以随便让一个男人进入其闺房呢?这些“道理”听在回教徒的耳里,该说保守的回教徒耳里,也许这是成立的;但是,换作年轻一代的新新人类,尤其是非回教徒,可能这将形成一种无稽之谈。我不晓得其他人怎么想,至少在我的生活圈子及碰到的层面上,我都不曾面对类似的“拒绝”,总认为这种观点该是爷爷时代的保守传统吧!


换个角度来谈谈霹雳州新任州务大臣与行政议员禁足州议会一事,这所谓“霹雳州前朝政权”的残留分子-霹雳州特权委员会运用“最后的特权”强留着大势已去的民联政权。由于我不熟悉司法程序,所以我不晓得此绝地反攻之策是否符合司法程序,又与苏丹的决定成了怎样的对比呢?!但是,当我把这新闻告诉朋友时,他们只说怎么霹雳州民联那么地“幼稚”呢!?这些朋友没有政党背景,只是普通的小市民,但他们都对这种做法感到疑惑。国阵夺权让人民反感,民联何以再这样地执着,其实民联已经是“输了现在,赢了未来”,无须再利用这样的方法来保住自己的政权。霹雳州议会议长如此地做法,是否表示即将复会的州议会没有了州务大臣和行政议员来回答代议士的询问,尼查还是州务大臣?那苏丹的承认和颁发委任状是否又变成了笑话?在僵持不下的情况下,是否可以诠释现在的霹雳州是没有政府的?还是州议会是州议会,州内阁是州内阁?哗,好乱的霹雳州政局哦!


马来西亚的政治动态在308后,显得更热闹非凡,甚至可以媲美台湾政坛一出又一出的好戏。我们的政坛犹如海峡两岸的娱乐圈般精彩,媒体更把政治人物娱乐化了!今早在上班的路上听着Onefm的娱乐新闻,新闻内容说着香港无线电视艺人佘诗曼与郑嘉颖分手后,昨日同台出席活动,但没有任何的交流。今日的报章报导森州马华联委会主办的宣誓就职礼,文中提及日前批评马华总会长拿督斯里翁诗杰的森州马华妇女组主席拿督李碧真与老翁首次就“超人论”后首次同台,但是两人却零交流,最近一次的近距离也是隔着周美芬。前者的香港娱乐新闻与后者的马来西亚政坛新闻的报导方式似乎大同小异,还是说这是马来西亚人呈现新闻的方式?!但若到中国大陆或香港的新闻网去看看,这些报导方式都一样,没有所谓的大马与香港的分别,因此若说马来西亚政坛变成了娱乐圈的说法是成立的,也许这些都是因为公众人物的衔头惹的祸,不然黄洁冰议员的裸照事件怎么会成为香港陈冠希裸照的翻版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