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2月6日星期五

变天的名词从安华开始


吡叻州政权重新落入国阵手中,我对于靠转变政治支持所得来的政权有些意见。我认为作为一个人民的代议士不该违背选民的支持,因为人民的选择到底是因为政党的因素或是候选人个人的素质,这论谁都摸不清楚,毕竟人民在投选一个代议士时,所参杂的因素实在有多种的考量,我们不能断定任何一个候选人是因为政党背景或是个人的魅力。因此,若说代议士转变政治立场是违背选民的委托也不为过。

对于拉拢议员转变政治立场,我不敢给予认同,因为我一样不认同当时的安华利用拉拢议员的方式来夺取中央政权。拉拢议员等同违背了民主精神和道德,但是当时的安华却说“难道让国阵政府这样的腐败下去就是道德吗?”此话历历在耳,简直是充分地发挥出“救百姓于水深火热之中”的伟大情操。但是,换作今时今日,安华却说国阵使用不道德的手段来夺取州政权。这又是何谓的不道德?


对于国阵夺取政权的方式,其中产生了三个疑惑。第一,为何是两位曾经涉及贪污案的前行政议员转变立场呢?在民联政府中,两位都是州部长;但若支持国阵成立政府的话,他们还可能当行政议员吗?可能会,但机率不高。第二,那位为鼠年投下最后一个政治炸弹的巫统议员怎么又会回巢了呢?基于什么理由,他要跳来又跳去?第三,许月风若说不满倪氏兄弟及行动党高层的话,她大可跳槽到公正党去,又是什么让她可以舍弃民联呢?我想不满这不满那的理由有些牵强吧!

虽然不赞成以这种方式来获取政权,但是我乐见国阵以民联一直倡导的方式来以牙还牙。毕竟若朝野政党都安分守己地尊重人民的选择,维持原有的选举结果来完成未来5年的委托,就不会再发生308大选后的政治动荡。安华高喊的916变天,连马大青派的学生在校园选举中都摆出“变天从马大开始”的口号,这一系列的变天玩意儿不就是出自安华这一位喜欢变天的领袖吗?今天,安华真的拿石头来砸自己的脚了,他做梦也没想到自己所倡导的杀手锏,却成了别人对付自己的武器,更要命的是自己使不出这一个杀手锏,但别人却成功以同样的方式将吡叻州民联政府给逼下台了。

刚才有位朋友硬拗说苏丹偏袒国阵,更认为苏丹该解散州议会。依据州宪法,苏丹可以在州务大臣的要求下,解散州议会。但是,当尼查要求苏丹解散州议会的时候,尼查还得到州议会多数议员的支持吗?若不,他还拥有州务大臣的身份吗?因此,为何苏丹会发表文告若尼查不递信辞职的话,也会让州务大臣一职自动悬空。吡叻州苏丹曾任马来西亚首席大法官,难道对司法和宪法不了解吗?不但如此,王储拉惹纳兹林乃律师出身,更是对统治者的权利有着不同诠释的一位皇子,他绝对清楚知道如何行使州统治者的权利,更慎重考虑过补选的利与弊。我对于这朋友的说法,我只是简单地问一句,倘若民联以同样的方式夺权的话,阁下是否有意见呢?是否希望最高元首支持民联上台执政?因此,不要说苏丹偏袒,而是自己偏袒民联,但是却忘了安华才是跳槽的始作俑者。

安华的诡计却成了纳吉的致胜秘诀,隐隐约约中从纳吉近日的作风看到当年的马哈迪。纳吉的笑容展现出自信的一面,此战也让纳吉为自己即将上台当首相前所赢得的漂亮一战。暂且不知道吡叻州政权的最后赢家会是谁(因为民联还在力挽大势,尝试利用司法和人民的力量来挽回政权),但显而易见地是纳吉的强势浮上水面了。


吡叻州政权的故事还没完结,毕竟以3个多数议席执政的危险性还是存在的,搞不好几个月后,又再把政权交还给民联。政治一天都是那么地漫长,因此政治的变化论谁都说不出一个谱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