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2月14日星期六

与启聪分享他在13.2.09的看法

不管你是不是靠擦鞋吃饭,你的言论无疑是在擦着鞋,不过这完全不是重 点。可我也是照样看老总的独裁作风不爽,又不见得我去找纪委会纪律处分老总?一辆火车的确不可以有两个头,不过马华却又一个总会长,和一个署理总会长,你 说的道德沦丧小老虎可是跟老总差不多一样票数票选出来的,名正言顺的署理总会长。你的一山不能藏二虎论,是在挑战马华的党章吗?

追随一个领袖,肯定一个领袖,那就算是在擦鞋吗?我看擦鞋的定义不该是如此地肤浅。对我来说,擦鞋的意义是想从对方的身上获取某种既定的利益或收获,而所使出的奉承伎俩才能称得上擦鞋。写一篇文章来支持自己的领袖,这也被称为擦鞋的话,那启聪过去的文章不也是被归纳为擦鞋吗?因此,既然自己非擦鞋之辈,就别在他人的身上,强加擦鞋的论述。您说署理总会长是与总会长从差不多的票数选出来的,这是对的;但是,得票率却不一,总会长占得票率是占投票率的61%,而署理总会长的得票率却是占总票数的48%。若您要说署理总会长是四角战的话,为何蔡细历医生的票数也仅比黄家泉多出6%,即114票。中央代表大可不把票投给林祥才,全数把两百多票投给蔡细历医生。为何不?因为有些中央代表还是不支持蔡细历医生,而选择了黄家泉或林祥才。还有,外加一个,纪委会会处理独裁的作风吗?我想请教一下,哪个马华党章有列明总会长的领导作风的?



马华在老总的英明领导之下上下一心???我想挑战老总,敢不敢召开一次特大,来对老总展开一次的信心公投,看看2400名中央代表是如何的上下一心?不过听说最近马华好像打算要接受许月凤了,我看也的确有这个必要召开特大了。

召开特大对于刚在4个月前的党选中中选的领袖公平吗?一届的任期赋予领袖三年的委托,倘若这个任期不到1/6就要对党领袖做出裁决,这显得对领袖们过于苛刻了。对于Kelvin Lok说现在的马华是上下一心,我想这有些夸大其辞,毕竟无论是报章或部落客的反应都让人民看不到上下一心的大好景象,Kelvin Lok的言辞是难以让人苟同的。毕竟分不到糖果的人,当然会因此而怨声载道,四处扮演悲情人物 ,企图以退为进来扩大自己的政治版图。



哇哈哈哈!这一段礼义廉耻论,你倒原原本本从老总那里抄过来了! 妙!虽然说修身、齐家、平天下,可是我个人认为,再怎么厉害修身齐家的人,那都是你自己家的事,不会治国的人,留来也是献世!不是说道德不重要,可是总不 能用一个道德作为衡量所有一切的唯一标准!对于我而言,那些专门咬着别人丑事,直播了再重播,喋喋不休地念个不停,这种人更加缺德。

不会治国的人留下来也是献世,此言差矣!不是每个人一生出来,一定要当官或治理国家的。有则留下来作为跟随者,服从者不也是政治的需要吗?虽知道启聪不是这个意思,但是话下得太重了,有些失掉文人该有的气度。不会治国的人就是献世?!此外,我认同启聪所说的,不该专门咬着别人的丑事来喋喋不休。但是作为政治人物,一个公众人物,难免必须接受大众的苛刻审核,所谓“吃得咸鱼,抵得渴”嘛!曾国藩曾说过:“选择人才,应以德才为本,而以资序位末。”可见德才比资序优先,而德比才更为重要。无德者何以服天下,无德者何以号令朝野?自古,德才乃是治国的优先考量,无德者难以让天下人信服。不然,美国前总统克林顿就无需因性丑闻而面对国会的弹劾,所幸安全过关。



六十年代,首相东姑曾经在国会里问了一个问题:谁没有出过轨的请站起 来!结果只有陈志勤医生一个人站了起来,其他所有的朝野议员都是面面相觑。你真的认为,我们的巫统阁员,真的会动用到这句同一个房间?即使真有,那 么我可以肯定告诉你一句,领袖的合法性取决于人民对他的支持度,一个人民支持的领袖,不管他怎么伤风败俗,他都有资格当这个领袖;一个不受人民支持的领 袖,不管他怎么道德高尚,他都没有资格当这个领袖。如果今天的蔡细厉,真的是完全不受人民的爱戴,不受党员的爱戴,那我会帮你踹他一脚出马华!

人民是否真的对蔡细历医生给予支持,我想启聪的言论尚言之过早。是否受党员的爱戴,我认为也不该以选票类推。好比翁诗杰般,是否真的受党员的爱戴,我想言之过早。毕竟选票是带有期待和希望,而不是完全因为“喜欢”或“爱戴”而选择之。在这里打个例子,老翁对垒老蔡,中央代表只是在这两者之间作一个选择,哪个候选人让人看到希望,可以给党员期待的就是选择,而非因为爱戴而选之。请不要忘了曾经几何时,老翁是被边缘化的人物,中选就是爱戴?那为何代表们现在才爱戴老翁呢?不是因为他们爱戴老翁,因为时势的需要。因此,若以选票或中选来证明一个领袖受人爱戴的说法,这未免太幼稚了!



说到独立民调的报告书,有胆量的话,请把所谓的民调问卷的问题列出来一下,全是引导性误导性的问题。别的我不说,如果蔡细厉真的是如此乞人憎的话,那么请问为什么他还可以最高票当选署理总会长?到底是蔡细厉本人有问题?还是2400名中央代表统统有问题?

正如党选成绩公布当天的各报章报导,翁诗杰既没有高票当选,而且只是出乎意料地比预期的票数还少。既然老翁没有高票当选,蔡细历医生又怎能高票当选呢?看看两者在各职位的竞选上所得的票数来看,高票当选又从何说起呢?独立民调的报告书是否独立,不同的人对不同的结果有不同的诠释。我们的部长哥儿们不也是时常对某些报告的结果不满,甚至不承认,还说是没有根据的。还记得二零零六年的林德宜所发表的《企业股权分配:过往的趋势与未来的政策》报告换来辞职的事情吗?当时不就是很多马来部长不接受有关报告,直指报告错误吗?其实,启聪不接受有关民调的报告书,让我联想到此事。有些事情就是发生了,但是还是有些人认为这是捏造的,往往因为这样而断送了自己的未来。忠言逆耳的意义不就全盘地说明了启聪不认同独立民调报告吗?




收钱放炮?我本人从来没有收过蔡细厉一分钱,可我在这里并不是为了蔡细 厉说话,我是在为了道理正义说话!所谓的宣传工具,坦白说,没有kelvin lok你先在这里无的放矢,我们这些部落客也不会冲上来跟你较劲的,到底谁才是谁的宣传工具,大家心知肚明!党内的领导层,如果还在坚持现在的做法,是绝 对有问题的!还不能说得上齐心合力!

有否收钱放炮都不重要,但我倒想知道你为着什么道理正义说话呢?怎么不说自己是为了道德正义说话呢?启聪,每个人都有说话的权利,都有自己支持的领袖,更有自己不喜欢的领袖,好比你曾经发表的“我不是挺蔡细历,但就是不喜欢翁诗杰”。因此,Kelvin Lok的说辞无疑也是为自己的领袖说话,何来无的放矢?其实,在说别人的无的放矢时,也扪心自问,今天所骂的人不也是昨天的自己吗?


迦玛也对独立民调报告作出分析,在此分享之:

http://www.malaysiakini.com/columns/98275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