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2月4日星期三

槟州马华的乱子


今天是农历正月初九,过完了农历新年假期,终于回到工作岗位了。堆在桌上的文件比预期的少,原因不外乎是大家正过年,没有时间呈上文件给老板。


农历新年期间,手机依然开着,新闻还是读着。议员跳槽的新闻弥漫着整个春节的气氛,不但如此,今年农历新年是308政治海啸后的首个春节,朝野政党的官爷们都在不同的场合碰头,趁着桃花盛开的时刻,大家放下政见的不同,互相恭贺彼此在新的一年里,万事都如意;但是,朝野领袖是否都希望对方,甚至政敌在新的一年里,万事皆顺意呢?!还是希望政绩不佳呢?


对我来说,这还不是最令我关注的戏码,反而槟州马华借助新春团拜来点燃派系的战火,才是重头戏。年初二在伯拉老家举办的槟州马华新春团拜的规模不算大,公众参与的人数不多,多半都是马华党员或家属。外州的马华党员亦不少,计有“槟城女婿”的马青副总秘书秋俊兄,振国兄,伟豪兄等等。团拜还来了多位民联的公正党议员,对着干的政敌大方地出席马华团拜,但自家的同志们却窝里反,却玩起“杯葛”新春团拜噢!


自从槟州变天后,槟州马华已经是全军覆没,虽说槟州马华不是第一次遭遇此等挫败,但是槟州马华从来没有因为失败而痛定思痛。家乡在槟城,难免对近距离的政治更甚了解,但是槟州马华还是依然保持过往的“斗争”,那就是自己人斗自己人。从过往的AB Team 直到现在308大选过后的局面,还是因为各山头的寨主不肯退下舞台,而群峰而起,以前斗得你死我活的,因为有着“共同的利益”而凑成一团,充分地体现了政治人物的原则就是没有原则的活例子。我始终不明白今日的槟州马华还有什么政治资源需要“元老”们去争个不停,因为槟州马华已经输到没有什么可以再输了。


新年期间,碰见不少亲朋戚友,老同学,老长辈及教育工作者等等。他们知道我的工作领域后,都对目前的政治动态给了我少许的看法,算是意见上的交流。我发现他们都很明确地认为槟州国阵无法在未来两届的大选夺回槟州政权,但是他们都对马华保持着观望的态度。对于马华,他们只是“恨铁不成钢”,他们希望在新领导层的强势领导下,可以为马华带来改变。槟州马华拥有一个年轻的团队,这就是改革的开始,但是“老人家”的出局当然会不爽咯,所以就算当年斗得难分难解的两个对头家,今天也因为有共同的敌人而自成一家,成为难兄难弟的一对。当马华高喊“年轻化”的口号的时候,难免第一个触碰的神经线便是马华元老,尤其是那些曾经当过超过三届15年的官爷们,更舍不得让出戴在头上10余年的乌纱帽。马华基层对领袖的支持是决定这些“老人家”在“唱反调”的努力上是否成功的关键,但往往有些基层还是对这些“老人家”爱不释手,可能曾经有恩于他们,也可能有共同的利益存在,再不然就是政治盲从分子。政治盲从是最要不得的,没有立场及判断的人,是不适合参与政治的,因为这只会祸国殃民。不过,马华的基层领袖和党员所给于中央领袖的支持往往与民意南环北撤。槟州华人对州马华的日日见报,已经不感兴趣了,甚至对马华的生死不加以理会。槟州马华的各阶层领袖应该清楚了解参与政治的目的,是希望通过政治达到个人的目的呢?抑或是希望通过政治,去为社会与国家带来正面的发展?如果党员都有隐议程的话,那这些党员不就是协助槟州马华走入历史吗?倘若不是,槟州马华应该重振旗鼓,团结在同一个党旗下,宣誓效忠党国,重新探讨槟州马华惨败的原因,对症下药,进行各方面的改革;走入民间,一改槟州马华在民间的形象,重零做起。与此同时,建议槟州马华深入研究各个马华候选人在国州议席惨败的原因,除了反风的袭击外,候选人的素质与人民对候选人的评价绝对影响各个选区。


槟州马华可以趁这一个低潮期,卧薪尝胆,规划如何在未来两届后赢得政权。虽然可能今日种树的人,未必成为未来乘凉的人,但是爱党的同志们,不是该有为国、为民、为党的伟大情操吗?槟州马华的乱不是什么新鲜事,但是绝对不会是好事,对未来肯定是坏事。元老们该惦念过去党对他们的照顾,才能成功在有生之年当个官儿,而今日退下舞台后,无论是自愿或是时势所逼,我想都应该让年轻人去搞搞了。毕竟马华再不年轻化,再不加速新城代谢,死在体内的细胞将延伸更多的病痛。马华与民主行动党来做比较,简直是老人对年轻人的游戏嘛,比创意不如它,比冲力不如它!马华元老应该应用所拥有的政治经验,来协助新领导层完成改革的使命,而不是破坏之,成为改革路上的绊脚石。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