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2月24日星期二

公器私用

在政治圈子里,党政似乎是分不开的。但,党政既是从政者的平台,更是脱不了关系的两个资产。对于一个刚起步的从政者来说,先有党,才有政,若不,何来的党职决定官职呢!无党职者不可要求官职,但有党职者,也未必可以得偿所愿,但可以肯定的是,无党职者肯定逃离不了丢官的命运。


党若有政的辅助,肯定可以得到一些资源上的资助,好比我党署理总会长的说法般,至少奔丧也有警察开路,但是值得探讨的是,难道没有开路就不能按时抵达吗?既然知道无法差使警察开路,为何又不提早出门呢?有时候,就是因为官做久了,无所适从,不知如何以平民百姓的心态来面对社会,明显地连基本的时间观念都没有了。党政在某种时候是分不开的,但在某种时候却是必须厘清的。怎么说呢?民联执政雪州后,可以顺利借租容纳万人的体育馆来主办万人集会,这就是在“政”上所得到的资源。相反地,在某种情况下,滥用执政的权力,来方便自己在党上的事务时,这未免是公器私用嘛!好比,槟州巫统自以为是州的执政党,却胆大妄为地拖欠门牌税,那是何等的可恶。作为一个政党,应该以民心为心,总不能拥有特权,而不缴交门牌税。


2007627日加入政治领域工作后,走过了308大选,马华党选,从中学到了很多知识,而且多半都是丑陋和现实的一面。有些政治圈内的朋友,仗着自己的老板是什么什么部长的,行使了某些“不应该”的特权。老总曾经如此地说过:“不要学其他的秘书助理,大小通吃……公款是不可以动的,想想这些是人民的血汗钱!”兴许有些人认为老总在自导自演,但听在我的耳里,我只知道那是一个教诲,而且是对年轻一代的从政者有着警惕的作用。


在政治圈子里,我看到了政治的肮脏,政客的腐败。我该说的是不只是政治人物,就算连一个部长的助理都如此地放肆。对于这一号人物,也许这是他们的生存方式,但我就是不会以如此的方式来生存,因为那是对从政者的侮辱。曾经见过一位部长的助理,利用官用车子,出席自己的私人活动,这种做法就是活生生的公器私用的例子!我不认为此等的做法是对的,倘若有关活动是公务,尚可接受,但是此等作为为的就是耀武扬威,简直是典型的政客。若国家的未来交托在此等人的手中的话,国家的未来又有何未来可言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