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2月1日星期二

文章转载:星洲人格谋杀总会长


文章转载自《风云时报》

翁诗杰文胆发难 炮轰星洲集团人格谋杀总会长

(吉隆坡25日讯)马华党争发展至今,许多人对党争的发展似乎都已经不再关心了。目前,可说是剩下中文媒体因着“斗争事件”充满了话题性、画面感,剧情感,依然对马华新闻穷追不舍、争吵不休。

而马华中委郑联科在本月17日,发表了一篇文章,谴责媒体企图通过报导,来影响人民对总会长的观感,并且暗指星洲媒体集团在马华党争事件上存有自身商业利益立场。

今天,《今日大马》刊载一篇署名“I Love Malaysia”所撰写的文章,指星洲集团在处理马华党争上,以商业利益为考量,企图打击翁诗杰的势力。

文章指出,星洲日报在11月2日发表的文章中,称翁诗杰为马华史上最糟糕的总会长,而发表的时间,正正就是中委会议的前一天。

撰稿者认为,该文章似乎有意影响11月3日中委会议中,所通过的“大团结方案”,并且指称这是马华党争史上,首次有报章企图以报导为政党的斗争“指点江山”。

据知情者透露,“I Love Malaysia”其实是翁诗杰身边的几个撰稿人的集体化身,在马华党争期间多次刊载文章,将翁诗杰的“对手”逐个骂一顿。

在 翁诗杰和张庆信对着干的时候,“I Love Malaysia”同样以尖锐的笔调抨击张庆信。在翁蔡斗争时期,则对蔡细历进行了多番批评兼爆料,而现在则对廖中莱等人开骂,其中,包括日前魏家祥与周 美芬在记者会上哭泣一事,“I Love Malaysia”作出了刻薄的批评。

这些矛头指向翁诗杰敌对者的文章除了笔锋尖锐,对于当事人的内幕、事件的来龙去脉、相关人士,有着相当多的掌握,因此,经常能够提出一些例子,绘声绘影的揭发他们宣称的当中内幕。

这些攻击翁诗杰的文章刊登不久后,就有人会广泛地通过电子邮件散播出去,甚至被视为亲翁诗杰的网站《透视大马》所转载。

翁诗杰因收购南洋商报事件 被星洲视为眼中钉

文章中指出,星洲集团之所以会多次对翁诗杰提出批评以及攻击,与2001年所爆发的收购南洋商报事件有关。

“当时,马华在时任会长林良实的带领下与张晓卿串谋收购南洋商报。这么做是各取所需,一来让张晓卿可以收复对手,并且垄断西马半岛报业媒体,二来,林良实也可以从中得到一些好处。”文章这样写到。

“然而,却有一个人站出来阻挡了这一项收购计划,那个人就是翁诗杰--一个在马华体制内,没有享有多少资源的马青总团长。”当时,翁诗杰召开特大,企图阻止马华与星洲集团联手收购南洋商报。

最后马华在林良实的接班人--黄家定的手上,把南洋商报卖给了星洲集团。而翁诗杰也从此成了张晓卿以及星洲媒体集团董事经理刘鉴铨的眼中钉。至于黄家定,则与刘鉴铨成为了好朋友,据说,黄家定更成为了各中文报的“太上总编辑”,对新闻的处理、写法,起着决定性的影响。

指星洲有意抹黑翁诗杰

文章中更以例子指出星洲日报对翁诗杰的不公平是没有停过的。“当蔡细历与翁诗杰恶斗的时候,星洲日报对蔡细历表现了支持。但是当蔡细历与翁诗杰在‘大团结方案’中携手共进时,蔡细历顿时变成马华‘十恶不赦’的大坏人。”

文 章也绘声绘影地写到:“在双十特大之前,蔡派人马要在星洲集团的报纸刊登‘反对翁诗杰’的广告,要求给予广告费的折扣,但却遭到有关负者人的拒绝。结果, 有关人士遭到刘鉴铨降职,被派到麻坡工作。而蔡派人马成功取得折扣广告费的‘优惠’,现在的廖派也似乎能够享有这样的待遇。”

“这个由砂拉越大亨张晓卿所控制的媒体集团,旗下有星洲日报、光明日报、南洋商报、中国报,可说是垄断了西马半岛的报业媒体。”

文章挪揄在其他媒体要求报导客观、准确的时候,星洲集团却以散播谣言、人格谋杀作为其企业的文化。

“显然,星洲集团对翁诗杰有着邪恶的议程。”文章中这样写到。

2 条评论:

linyuting 说...

真奇怪的浅见。报社人员是有权写出事实,加以批评的啊!

其实更厉害的如下:

有所谓领袖,发布“大团结方案”时没经过中委会,且在报章大力声明“获得龙头老大的祝福了”。(这是第一种“自主权”的诠释。)之后,才替换自己人中委以在之后的会议“做个通过的仪式”。(比较像发布新闻了,之后才来寻求自己人通过。)

可是,当论到“重选”,就改变原则,又利用报章,又大力声明,家务事无需他人插手,不能失去“自主权”。

突然想起林敬益曾经在国会开玩笑的一句话。。。

(不好意思,跟你并非党同志。)

linyuting 说...

不是说“新闻自由”吗?

要为报界人士抱不平,须这么承受文棍们排山倒海的攻击。

试问:

难道在报界工作就必须向当权者唯唯诺诺乎?

难道写报纸评论必须写得“没有立场”乎?

谁规定报界人士在写“强奸犯的恶行”评论时,必须一味中立,说什么“那强奸犯这么做或许有逼不得已的苦衷”。。。笑话!

谁规定的,报界人士写评论必须“中立”?

听说星报最近也换执行编辑,为了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