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2月11日星期五

辞职谈资格




翻开报纸,马华新闻日渐趋少,这是一个好现象。马华领袖都知道是时候闭上嘴巴,而不公开说三道四地批评党内领袖。这一种现象对党内整合和党外形象都是好事一桩,但有些领袖还是该不了那种“惟恐天下不乱”的角色。不只“惟恐天下不乱”,而且还嫌马华出产的笑话不够多吗?马华1128特大宣传短片已经让马来西亚红到台湾去了,我们就是不折不扣地抄袭王。但是,这些领袖还会自圆其说。还好,廖仲莱识趣,不在这课题上,发表太多言论,毕竟他知道理亏,再辩都是白费的,干脆莫辩。


今天,阅读到一份报章,报导说道有一个当然副总会长说她会尽量说服其他中委辞职,以达到三分之二的中委辞职,促成重选。但是,她坚持臂膀组织无需重选,因为这是母体中委会的问题,不该延伸至臂膀组织。在这种情况下,就算母体中委会重选,她还是依然地当她的副总会长,而其他的中委则必须辞职。无论重选结果如何没,翁蔡廖或黄氏兄弟当老大都好,她还是其中的副总会长,而且还是有大条理由要党给她个副部长的职位。若是如此,那她除了可以坐拥副总会长兼臂膀组织领导人的职位,甚至可能还可以保着副部长的职位。她如此地做法,真的让人汗颜。


我真的不明白一个人怎么会有颜面叫别人“去死”,自己却在那等待收获,这种做法真的好比叫人入地狱,准备自己上天堂般。据《路透社》说,两大臂膀领袖想当部长,因此准备推翻现任部长,好比翁诗杰和黄燕燕,以让自己登上高位。因此有说这是这两个翅膀的阴谋,但这是道听途说,没有获得证实,是真是假,唯有当事人知道。话说回来,若这是事实的话,那些当副部长的中委,如何国忠和黄日升最后若无法在重选当选的话,那又让另外两位副部长同志登高的话,自己岂不是成了别人荣登部长的踏脚石?!当然,这种局面只有出现两种情况,才会真正地成事,一是黄燕燕及翁诗杰倒台(若廖仲莱与江作汉败北,翁诗杰依在的话,他们想当部长的门都没);第二是黄日升和何国忠都败北。



但是,我们的两位黄氏嫡系的副部长至今还搞不清楚状况,他们虽然希望通过重选,改变现在的领导层,但是他们却把自己的政治前途也赌上了,而喊得最大声的两位副部长却是无需面对任何的惊涛骇浪,在重选的战场边等待不费气力的收成。最要不得的是,竟然这位臂膀领袖有这颜面说要求其他中委辞职,这种话若从廖仲莱或陈国煌的口中出来的话,我等可以接受,毕竟他们有这资格去要求别人辞职。因为若他们还有竞选的话,他们两人也要面对同样的挑战,这种自己先湿了头,要求别人也湿头的道理还算成立,毕竟自己也一样地有所牺牲。但是这臂膀领袖什么都没有牺牲,什么挑战都无需面对,竟然要别人牺牲这,牺牲那,还要其他中委面对重选的惊涛骇浪。我想臂膀组织重选是最佳的选择,或是只是两大臂膀组织领袖辞职,重新接受挑战(必需不违章),让我最爱的王赛芝副部长来挑战妇女组主席。虽然王副部长可爱又直肠直肚,但总比前以泪水当武器,后以心机计算他人的领袖来得好,至少王赛芝副部长是一位光明磊落的领袖,因为坦白,所以没有心机和隐瞒。


我不是说重选不好,只是看不惯这些领袖的嘴脸,简直是要别人jump,自己却旁边看戏般!请各位中委不要忘记的一点是,这位臂膀领袖的做法就如当日要总会长接受特大5大提案,以避免出现两场特大;尔后,还在10月9日前,出席由总秘书召开的记者会,力挺总会长,并发表共进退的言论。但后来呢?看官们应该清楚这位臂膀领袖是逼宫大将之一,她完全忘了双十特大前的“共进退”。难道我们还要相信这样的人吗?!她的诚信有去了哪里?!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