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2月20日星期日

挑战在槟州华基政党


槟州巫统联委会要求民政党主席许子根博士交出槟州国阵主席的课题上,其实不是近日才提及,若了解槟州政局时事发展的人,必定知道槟州巫统除了时常重提槟州国阵主席的职位外,更常在308大选前夕,要求担任槟州首席部长职。我们更不能忘记凯里曾提及的“槟州马来人边缘论”,而如今再次地提起这一个课题,表面上矛头指向民政党,其实隐约中也指向马华。


槟州巫统联委会要求撤换槟州国阵主席的课题,不仅是涉及不同的政党领袖领导槟州国阵,更是种族性领导的问题。我们深知槟州是一个以华裔为多数的州数,也知道槟州子民在政治意识上相对地“成熟”和“团结”。1995年大选投票前夕,林吉祥在槟岛的某一个万人空巷举办一个群众大会,出席人数万人以上,政治评论家认为槟州肯定改朝换代,国阵必败无疑;但是,谁知隔天投票日开票成绩出炉,槟州反对党在31个州议席上,只赢了一个议席。因此,有人认为出席群众大会的人数可否换为选票,还是未知数。在2008年大选,民联在韩江中学举办群众大会,出席率奇高,也是万人以上,但与1995年的不同的是,民联在此大会中筹获数万的“政治乐捐”。但是,民联领袖还是不敢掉以轻心,以防重蹈覆辙当年的错误估计。



槟州巫统的要求可以从两方面来探讨,第一便是马华及民政与巫统在槟州政治版图上的较量;其二便是华裔选民的不支持是否削弱华基政党的政治力量。


马华及民政在国阵太平盛世之时,曾经上演抢夺槟州首席部长之职,那便是当年两位民政党州议员林武灿及林建安的跳槽马华而致。看回历史,槟州的第一位首席部长乃王保尼,出自马华。经历了1969年大选后,槟州联盟败退,民政党执政槟州,换了林苍佑当首席部长;因此,难免马华一直对此事耿耿于怀。不过,在槟州的政治版图上,马华与民政又是化不开的主要华基政党盟友。此话怎说?民政与马华必须合作,才拥有多数的华裔议员,以便能抗衡巫统的叫嚣。槟州巫统虽然“强悍”,胆敢撕毁槟州国阵主席许子根的肖像,公开辱骂许子根和民政党党要,但是还不得不屈服于国阵中央的决定。巫统中央在处理槟州巫统与友党的课题上,都相当地小心谨慎。为了安抚槟州巫统的不满,才有了所谓的副首席部长职;此外,发表“寄居论”的阿末赛益被冻结三年党籍,但在一年之后,立即恢复党籍,这分明是三年做给民政党和友党看,一年后恢复党籍是安抚槟州巫统之举。槟州巫统时常挑起种种的激烈性课题,发表让人不满的言论,但这明眼人一看,便是槟州巫统要在华人居多的州属抬头,不甘受屈于民政和马华之下,更是全国那么多州属里,最抬不起头的州巫统。



在此事件上,我们看见槟州的政治版图随着308大选之后,国阵华基政党在缺少华裔支持的情况下,面对了国阵内部的排挤。我们抛开选民支持华基政党与否,我们更抛开现在的槟州政府是哪个政党在执政。我们只是从最基本的角度去看待这一门子的事情。槟州是一个以华裔占大多数的州属,超过50%的华裔子民;而槟州有两个阵线,一是民联,二是国阵,民联由槟州首席部长林冠英做大,国阵是民政党主席兼前首席部长许子根领导。但是,若今天槟州巫统的要求得逞的话,是否意味着槟州国阵则要在槟州占少数的民族领导?!也许大家可说现在不要种族政治,要越过种族的藩篱,其实大家扪心自问,种族政治已经根深蒂固,可以轻易地斩草除根吗?!尤其是槟州子民,岛民意识和种族情意结深深地烙印在槟州华裔子民的心中,难以轻易地根除。前文有提及槟州子民,尤其华裔甚为团结和有默契。我们单看308大选,巫统候选人可以赢取11个席位,而华基政党一个不剩,全数败北,可见华裔子民的团结和默契是令人惊叹的。许子根是否适合继续担任国阵主席,这不是一个重点讨论的问题;相反地,是否是来自民政或马华的领袖担任此职位,才是我们必须重视的课题。若论政治考量的话,槟州巫统要求担任国阵主席是无可厚非地,毕竟他们赢了11个州议席;但是,若以日后的政治改革和前景,国阵主席的要责是在最短的时间内收复失地,而这领航者就必须是最了解选民的领袖,而槟州恰恰地以华裔子民甚多。因此,槟州国阵主席是不该由少数族群担任的。


还有一点必须略略提起的,今日的槟州华裔子民放弃了民政党和马华,也是削弱华基政党在国阵执政联盟中的力量,而槟州巫统今日的要求就是最好的佐证。今日是发生在一个州属,若他日是发生在中央政府的话,是否会成为华巫对立的局面,是否会出现华在野,巫在朝不健康现象呢?这种情况是可能发生的,我们看看国会的国阵华裔议员,马华15位,民政2位,还有沙砂两州的华裔议员,加起来都不到25位;相反地,民联的华裔议员相对地比国阵华裔议员多好多。若在来届的大选,马华与民政兵败如山倒,而巫统日益巩固其地位,试问内阁还会有多少张华裔的脸孔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