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2月2日星期三

赛芝的真性情 + 多数人服从少数人



1128特大,当权派与挑战派都各持其“数”,1193还是547重要吗?是的,挺重要的,这些数字不是万字票的幸运号码,它可是决定两大派系的支持力量,更决定了双方所掌握的筹码。因此,无论如何,就算没有547那么少,也要说那么少;若没有1193那么多,也必须说那么多,因为这是最好的下台阶。


王赛芝的547据说是新闻官的计算,还有什么看着CCTV(录像机)算人数的方式所得的数字。我说王赛芝是一个可爱女人,绝不会错,她真的是有碟说碟,有碗说碗的副部长,直肠直肚的老实人。547若是真数字,那是当权派心里的定心丸,说出来也只不过让“外人”质疑挑战派的支持力量;但无需说出“出处”。


话说回来,王赛芝说是新闻官的数据,当然身为新闻部副部长,她利用的是她所拥有的资源,虽说有魏家祥所说的“滥用”,但我相信这“滥用”也纯粹是一种“官方式的反驳”。何谓“官方式的反驳”,即是大家都知道“滥用”是错误,但哪个有官职的领袖不曾“意外地”利用官方资源行使政治工作?!这也是大家心里明白的潜道理。我敢问哪个有官职的领袖不是坐着官车到马华党部出席1128汇报会?!首相署不也是靠“SB官员”获得1128特大的真确资讯?!


虽说王赛芝有滥用之嫌,但她好歹告诉大家她的数据是从哪里来的?!而且说真的,她的数据来源的确有公信力,因为若大家清楚新闻官的任务,便知道他们的专业。魏家祥尝试把话题焦点转向王赛芝滥用政府资源,引导社会和记者看看王赛芝的“错误”,但大家似乎忘记询问他如何得到1193的数据?!无论如何,王赛芝给了大家数据的根据,而魏家祥却欠大家一个1193的交代,到底魏家祥的1193是怎样来的?!


好啦,王赛芝说出547的故事,魏家祥没有说出1193的故事,那我们该相信谁呢?!无论是547还是1193都证明翁蔡两人无法获得之前所提的97%支持率,但也不代表没有超过一半的支持率。有人说无需去炒作1128有多少位中央代表出席汇报会;我则说更无需炒作翁蔡并没有获得97%的支持率,因为就算是有97%的支持率或是只有一半多一点点的支持率都好,这场闹剧还是无法避免的。此话怎说呢?只因这根本就不是一场少数服从多数的游戏,而是“闹别扭”的游戏,即“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戏码。若是一场少数服从多数的游戏,2/3中委支持的议案会被否决?!


廖仲莱在中委会以多数中委支持而被推选为署理总会长;注册局恢复蔡细历医生的署理位置,也获得2/3的中委支持,但是廖仲莱等人反对,这是第一个“2/3”的被否决;后来中委会超过2/3的中委支持团结方案,又被“1/3”的中委否定,这是第二个“2/3”被否决;最后一个“2/3”被“1/3”牵着鼻子走是“1/3”自行宣布可能会展延常年代表大会,与中委会重选一起进行。首先,除了总会长和中委会外,还有谁有权利展延常年代表大会?第二,重选还没有得到中委会的认同总辞,何来重选之说?虽说三派头头都同意,但依照程序,必须回归中委会是无可厚非的,因为至少必须获得他们亲笔签名辞职。


没有97%的支持率又如何?对于一个不尊重“少数人服从多数人”游戏规则,践踏民主程序的舞台,有没有高达97%支持率显然地没有那么地重要了!



7 条评论:

ochubi 说...

你身为一个年轻人,为了挺而挺。。。当你说少数服从多数时,麻烦你看看翁诗杰。。

还有,你觉得王赛芝说的用摄影机得来的数据,有公信力吗?我没有挺谁,不过,我非常看不过眼,你把黑转白。。。

麻烦你看回你的archieve,看看你过去两个月,写了什么。。

我不懂,你是不是因为你本身的职位而写的。。

你好像没有approve过我的comment..哈哈

林恩霆 说...

首先,我必须澄清自己不曾delete你的comment...我面对过更恶劣的批评,更没有修养的意见,但我从不拒绝。

第二,我没有因为职位而挺任何人,若是违背自己的原则,我大可默不作声。因此,请你不要侮辱我的原则...

第三,若我过去两个月写的东西是不屑一看的话,也不会鼓起您的兴趣到访我的部落格;我不敢说每一个述说的道理是十全十美,但至少是我的想法,肯定不会获得全部人的认同,因为每个人有每个人想法和立场,好像您一样。但是,起码应该获得尊重。若你是针对我的论点来做批评,我完全可以接受;但若您是批评我的文章操守,那就另当别论。

第四,若谈翁诗杰不尊重多说服从少数,那请您看回10月9日在马华总部召开的记者会,请记得是总秘书主持的记者会,那说好的共进退是否也是空谈呢?!翁诗杰有意愿下台,但中委会说好的“共进退”临阵退缩了,这又是什么诚信?!

第五,请您不要断章取义,我说的公信力是新闻官的专业。

谢谢~

Serene 说...

一點可以肯定的是, 王赛芝的確是个坦誠、善良的人。她最大的缺點就是沒有WKS的狡滑, 不信請看這幾個星期在媒體上她是怎样應付魏家祥對她的譏笑。她這么老實的人, 除了只能用事實來保護她自己以外, 她根本都不知道該怎样去譏笑回別人。她其實是以文明方式來解决問題, 大家應該多向她學習。

ochubi, 身為一个長輩, 很遺憾你不懂得欣賞一粿年輕、善良又熱誠的心。他幾時把黑转白了? 我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我在南極大學念了几年的專業掃地課程, 把他的部落格都掃得白白了, 所以我們的看法竟差得一萬八千里。

stillwater 说...

Whole malaysian or atleast those care to watch this MCA soup opera of the year realise everyone has make mistake along the way..

So, to be fair; just start again!!!

If u are looking for ultimate on who is to blame, then the queation is always "Who started it" and in this case it is OTK. Or You could blame delegates for electing him or CSL..

Bottom line is HE DREW FIRST BLOOD and now doing all unbelievable things just to cling on, even to the extend of killing off the party.

I do not see evidence that he care one bit about MCA, nevermind BN.. U could ask yourselves honestly whether it is true. Is there a shrew of dignity left for all the actions taken to-date. It is a laughing stock for members, non members, other party, other races, so what is left to go on.

It make a good case study for "human" behaviour!!!

thunderkajang 说...

恩霆兄,
今天我蛮欣赏:“蔡细历说,由于中央代表有权力在大会中发言,因此最好是展延大会。。。这是团结和稳定党的开始。” 看起来,由蔡医生主持的中委会最后能做出服顺党基层民主意愿和团结为大前提的决定,是一项好的开始,是真正要落实党民主和团结的大前提。

你那位最近拿鸡毛拿到很红的姐姐连老板肚痛便秘都不明白,还信誓单旦旦的说三机构常大一定会如期进行,结果现在要向大家说‘不便之处,敬请原谅’
以后大家不敢再听她的新闻局大炮仙言论了,请问她讲了这么多话,有那两句话是可以相信的?拜托啦鸡毛扫姐姐,不要那么无厘头,不要当自己是‘周星驰第二’!

MCA 说...

547中央代表而已。。。

这个“而已”,笃破两个让粉丝如痴如醉的领袖的“我们获得97%中央代表的支持”的谎言。。。

让人如痴如醉的“谎言”?

巩固个人权力的“谎言”?

(吾非党员的看法啦。)

这世上数我最牛 说...

马华会长不走翁,双十特大显神功,
说输一票就走人,结果数学不灵通。

召来死忠面对面,老翁原则不放松,
不要做戏不挽留,勉励中莱竟全功。

孝心中委懵懂懂,写好辞呈置怀中,
勉励老总莫冲动,以党为重万保重。

双十特大敲丧钟,老翁耳根翁嗡嗡,
索性休假出国去,泰国请教叭隆彭。

多日电话不会通,四日归来却揭盅,
反咬死忠硬逼宫,背后插刀岂能用!

召来死忠面对面,老翁原则空空空,
硬要留下不敢说,居心叵测没人懂。

中委开会填署理,诸多藉口话又多,
双十特大议决案,只有第一行不通。

可怜元老梁邓忠,解说党章在手中,
老翁原意要悬空,只好砍你来破功!

老翁继续出噢步,拥抱咸菜露贱种,
扬言团结是初衷,何况首相来SOKONG!

社团注册有TOLONG,传来署理回锅中,
只要细历肯心动,明日你我定回笼!

手起刀落砍四忠,呜呼哀哉不心痛,
发动特大罪该死,谁教你们不愚忠!

美芬家祥话最多,不给颜色不姓翁,
会长理事会重组,再砍两个不言多!

衮衮诚信约诸公,发动基层来送终,
夭夭二八很成功,民主重选八面通。

不意老翁搞不懂,再把代表当饭桶,
叫来赛芝点人头,录影登记五百多。

副揆会首肠胃疼,跑去医院当寓公,
晚上开溜去怡宝,狠批华团干巫统。

五天不便绕子宫,七大华团炮火轰,
干脆失联玩失踪,缺席中委不做工。

马华史上第一宗,无颜无脸会江东,
权谋弄术是梦港,时日无多转头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