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2月9日星期三

领袖与人民的政治成熟度

行动党太平区国会议员倪可敏建议踩烧领袖肖像的人士回到恐龙时代的侏罗纪公园,这些人不配居住在“亚洲魅力”所在的马来西亚。不过,倪可敏大律师出此言之时,他是否该考虑之前所属的行动党大会也有类似的踩肖像的动作呢?!我想这些国青成员及牛头事件的“主角”们也是有样学样,作出如此“异曲同工”的事情。若要说他们该回到恐龙时代的话,我想民主行动党该是第一个回去侏罗纪公园。这些政治人物以为人民是健忘的,今天被羞辱也不是昨日羞辱他人的果?


一场308政治海啸,我们可以预见地,马来西亚的政治成熟度在媒体的热烈操作下,似乎被世界看成是一种成长。新加坡学者更认为马来西亚的子民对民主的认识,比新加坡子民来得高,因为马来西亚子民懂得善用手中的一票,懂得善用民主的精神来改变自己国家的未来。但是,308政治海啸过了一年又九个月,我国人民的政治醒觉度真的如世界所期盼的吗?马来西亚政治领袖的水准是否有随着308政治海啸的狂风巨浪而有所觉悟呢?


事实摆在眼前,我们的人民只是在308大选中,利用手中的一票去发泄情绪。政治的成熟度该以人民的的政治智慧去选择,不是一味地盲从。我们不能将盲目地追崇变成一种政治成熟。有人说,308大选后,国阵做什么都是错的;民联做的什么都是对的。国阵只要稍微的出言不逊,就会被人民批得狼狈不堪,好像犯了滔天大罪,无法原谅的错误;至于民联,人民会说给他们一些机会,他们的执政经验有限,我们可以原谅他们。其实,每一个政党无论在朝或在野,都必须做好随时执政的准备,断不能以缺乏经验而合理化一切的错误。


政治海啸是否有为政治人物带来反思呢?我们的慕尤丁大人说纳兹力大人的言论过火,不该为国家干训局的种族论的,对太上皇马哈迪出言不逊。同时,我也必须挑起国会两位“尊敬的国会议员”,即四加亭与Kinabatangan对马华总会长及民政党全国主席的不尊重,公开呼吁两位辞职。我们的慕尤丁大人也曾训诫两位国会议员,但这两位国会议员非但没有道歉,更在国会发表同样的言论。我们的慕尤丁大人的威严也值得我们去思考的。纳兹力是护主良将,无论是伯拉当政或纳吉,他都加以维护其政策,但每次都是与马哈迪对上。


国阵老大哥口里说改变,巫统是属于全民的等等美丽的言论。但是,实际上,真的是如此吗?若是,何来撕毁民政党主席的肖像,何来以巫统议员自居,对其他国阵成员党的党魁不尊重!巫统根本不晓得如今的马华与民政党,甚至国大党被选民唾弃,原因不外是不满其种族代表性的政党被巫统欺压。人民不是要选择多元种族政党,而是他们知道国阵体系内的单一种族政党已经不能执行其代表性,只因巫统一党独大,剥削其他成员党的权利和自主权。


巫统若要改变,首先必须公开分享权利,不该囊括所有的权利,让其他种族性政党看巫统脸色办事。第二,巫统必须好好约束及教导自身的党员,马来人主义的思维已经是在巫统内部根深蒂固,部长当中更有人是种族主义的代言人,还记得那一句“Kalau u tak suka , balik China”的言论吗?当年那一位副部长,今天已经是晋升部长了。因此,我深信纳吉的内阁必须是由一班真正以“一个马来西亚”概念办事的领袖,而非口里喊口号,心里却一直排斥这一个理念和想法。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