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2月22日星期二

魏家祥滥权?




精武华小校长调职事件,似乎把一项教育课题变成政治课题,而且只是教育界的人事调动,没有涉及危害华小利益的举动,但却硬要把事件政治化。若说魏家祥震惊,我也该说无理取闹;“有心人”更不应该把马华看成如此地不堪,虽然马华纠纷至今未解,但也不能把马华看得那么地党政不分,况且魏家祥可不是一个那么小心眼的副部长,难道他的肚里不能撑船吗?!


如魏家祥所言,当晚的确有太多的学校活动,校方及董家教都赶在放假前夕完成学校的筹募晚宴或校庆晚宴等等,而且还是11月8日,118的“美丽日子”,于此日办活动的单位实在太多了。因此,魏家祥所言不虚,因为翁诗杰同时也赶了好几场的学校活动。据魏家祥的文告说明,精武华小有送上邀请信,只是他自个儿选择不去;至于其他华小的邀请,他也在一个晚上跑了三场晚宴,犹如歌女跑歌台般地忙碌。若“有心人”说他故意避开翁诗杰,而选择不出席有关活动的话,那也不成立;因为他们都有出席白小的晚宴,只是时间安排的关系,两人无法同台演出,这也不是事先安排好的前后脚离开和抵达,而是一种巧合。


校长的调职乃皇家之事,即政府的决定。校长乃公职人员,她受皇家俸禄,任凭当局调遣乃平常之事。媒体和看官们断不能把两件事情牵连在一起,若是如此的话,只叫华社看马华太无能,看魏家祥太小气。若是一种学校人事的调动,何以要牵扯上政治呢?!有时候,不是政治人物要政治化课题,反而是看官们的自我联想,让整件事情变成一则政治课题,政治化校长调职事件。校长的调职是教育部的决定,而政府必定拥有一套审核校长表现的指标;而校长的调职必定将以有关的指标作为调职或升职的参考。


今天,政治化校长调遣的课题,只是一种让人看清“有心人”炒作课题的卑鄙行为。他尝试破坏马华,也企图诬蔑政府部门的专业操守。因此,看官们必须看清一点,政治化课题不是政治人物的专利权,只要有危害某单位的利益,必定把它变成“变相的阴谋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