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2月29日星期二

2009年的马华


2009年的马华必定成为马华史上不可遗忘的一页,这一年将会记载着马华如何在308政治海啸后,依然扬起党争的旗帜,各路人马在国阵堡垒频临崩塌之时,不求护城,反而拼命地寻求最后的富贵权位。

马华党争始于翁蔡不和,再来便是争夺权位。马华党争可分为上下半场,上半场乃翁蔡之争,堪称道德之战;下半场则是翁蔡对垒廖派之争,廖派打着诚信的旗号开战,而我却比较喜欢引用“忠信”二字。

上半场,翁总指蔡署理有丑闻在身,却想要当官,也要当纪委会主席;蔡署理指翁总霸权独裁,一直把他当敌人看待。双十特大决一死战,双十特大真的变成“双死”,彼此之间都没有占到便宜,而且还自毁长城。上半场结束的哨声吹起的那一刻,就是翁蔡握手言和的时候,即大团结方案出炉。大团结方案的出炉,也是下半场党争的开始。蔡细历医生获得社团注册局的确认,恢复署理之职;廖仲莱退居副总会长。廖仲莱可是吞不下这口气,非要抢回署理总会长之职不可。但我说这是廖仲莱咎由自取,更应该说是自取其辱,因为蔡细历医生透露他曾对廖仲莱表明自己会向社团注册局确认自己的署理总会长职,并要求中委会不要填补署理总会长的位子;但是事实证明,廖仲莱没有听从。

下半场党争,廖派指这是翁诗杰不守诺言,那廖派是否也该向党和社会大众就109日中午时分由总秘书王弗明主持,廖仲莱与魏家祥及一班中委陪同出席的记者会里的“与翁总共进退”的承诺作出解释?廖仲莱与魏家祥至今无法针对此记者会的“共进退”给予大家一个合理解释。不仅如此,在双十特大前的大大小小的汇报会中,当日的翁派,今日的廖派人马曾提到开除蔡细历医生不是翁诗杰一个人说了算,而是全体会长理事会成员的决定,总会长只是负责主持会议,这句话出自于翁诗杰大力提拔的女将口中。难道这就是倡导诚信价值的领袖所为吗?我认为他们不配谈诚信。

今日马华,诚信无存,不仅是翁蔡,廖派也无诚信可言,更背上不忠不义之名。马华之乱,始于一个“忠”字,不忠于承诺,不忠于战友及不忠于党团。正所谓“尽心于人曰忠,不欺于己曰信”,不尽心于人何以言忠,欺己者何以言信。廖派背主,此乃不忠;背信当日之诺言,此乃无信。

马华现有的状况是翁派不堪廖派背信弃义而不妥协,蔡派则不屑廖派的立场前后不一,廖派则咬死翁总的“输一票就走人”的绝话;整个马华的乱局周旋在权位之争,为了尽早夺取权位,不惜乱了儒家思想的中庸之道。双十特大之后,唯一可以解释黄燕燕从廖派回归翁蔡派的,就是黄燕燕知道周美芬欲取而代之,出任部长。

黄木良前辈的《信客》推介,笔者有幸拜读黄木良前辈寄来的翻印文章,但不晓得这可否有套取版权之嫌?此刻,顿时让我想起廖派1128特大宣传片的抄袭风波,完完全全地抄袭台湾总统马英九竞选总统的宣传短片。我们可知道抄袭是一种违反学术诚信的行为,由此可见,廖派的诚信又有何价值可言呢?谈回《信客》,信客是一种伟大的职业,终年长途跋涉,承受痛苦和劳碌,为的就是把人们的关心和嘱咐,带给在城市工作的亲人们,偶尔还需面对指责和质疑,受尽凌辱,年轻信客也因为这样而挨了拳头。文中道尽信客的守信用,甚至为了不让同乡的名誉蒙上阴影,甘于说谎,不把真相告诉他人。眼见如此,信客虽守职业之操守,信守承诺;但在面对他人的名誉问题之时,他道出善意的谎言,避免破坏他人的名声。不过,这一个谎言是两面的,也许这一个角度是善意的谎言,但在另一个角度,这是协助负心汉背妻偷情,又有何诚信可言呢?!针对黄木良前辈的《信客》,笔者有不同的诠释。诚信可对得起道德伦理,但若诚信的背后却是成全他人的狼子野心的话,这岂能说是诚信的精神所在。

马华的一个“乱”字,始于“贪”字,贪婪的不满于现状,急于篡位。有则退而不休,有则急于上位,只因为这肥肉还是那么地美味可口。挥别2009年,马华的2010年无可避免地需要延续2009年未完的政治纠纷,而马华已错放敌人,把同志当敌人,把霸权当护身符,更不要说看到民联的威胁;马华已经在自己的世界里“自己爽”,而民联却已迎头赶上,甚至超越马华。

2010 年的马华必须尽快解决党争,重选只是形式,但不是一个万全之策,只因重选之后,领导层若然依旧,而领袖之间心不和的话,又如何谈及枪口对外呢!因此,我认为重选也许可以让领袖重塑威望,但却未必能解决党领袖之间的心结。党领袖之间要真诚地合作,需要的不是重选,而是坦诚相对,诚意合作,需要的是一颗真诚的心。诚意是出自党领袖之间对相互合作的认同,共同为党国及民族做出贡献,开创马华的太平盛世。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