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2月18日星期五

党争不能输了自主权

廖派日前的13中委呈交辞职信的伟大壮举,其实是多此一举。这一个举动的意义何在?向其他中委表现出诚意?还是保温之举?若是表现出诚意,其实这一个诚意是虚假的。此话怎说呢?何谓没有志期的辞职信,何谓附带条件的辞职信?这一切的举动根本就是在辞职上买了保险,廖派深怕当权派以他们呈交辞职信为由,而宣布接受呈辞,届时两手空空,两头不到岸。廖派的保险方案是无不妥的,毕竟这是政治,我们必须接受政客以官职和党职为重的事实。要不然的话,打生打死为的是什么哦?!只不过,廖派的举动未免过于演戏,搬到国会上演这一场党争的戏码。我有个同僚在国会当值,他就在廖派开记者会的现场给我发了一个简讯, “ org sibuk bahas kepentingan rakyat kat dalam dewan parliman , org MCA sibuk dgn sidang media utk rebut kuasa kat luar dewan”。是的,廖派若要呈交呈辞信件,应该是党部,不该是谈论公众利益的国会。



首相在上周末公开评论马华党争及重选课题后,廖派的中委在星期二早上十时四十五分呈上辞职信,此举果然是听话的孩子的举动。我们这班听话的孩子听说在呈交辞职信后,连忙到副首相的办公室报告情况,似乎要告诉副首相这大家长说,爸爸,我们都是听话的小孩!”Come on,为什么马华变成这样地没有尊严?我们在华社面前丧失尊严,但我们以时间和诚意换取民心;但若在巫统面前丧失尊严的话,这将成为历史上的记载,还记得人们如何揶揄历届马华总会长该有已故嘉化峇峇的耻辱吗?


唯唯诺诺的形象早已深入民心,还记得当年时任巫青副团长凯里发表的种族性言论吗?国阵成员党站不住脚,坐立不安,狠批他的不是;但是,当希山姆丁召开国青团的内部会议后,竟然出现国阵成员党青年团握手和气的相片,而且还是各大报章的头条新闻,更为吃惊的是希山姆丁说成员党接受了凯里的解释,也接受了他的调解,而我党青年团时任总团长竟然默不作声,只能配合剧情的需要,握手和气言和。当记者问及时任总团长接受了什么解释,他支支吾吾地难以回答。我清楚记得,我出席一项民主行动党林吉祥和林冠英主讲的政治讲座会,他们拿着这一份头条新闻,向在座的每一位说道,这就是马华,只会拿椰子(ya - 福建话)botol (betul)”,顿时引起哄堂大笑。



我们必须明白,马华斗得再难看,在华社面前多没有尊严,但我们不可以在霸权下典当自身的存在尊严和价值,这是最基本的底线。廖派领袖不该为了自身的政治前途,在巫统的面前叩头,我们不能典当那最基本的价值,那可是党在马来西亚这政治版图最不能牺牲的自主权。我们可要记得,马华是一个政党,不是附属在任何体系的多余政党,马华今日可在国阵,也可以在民联,她是自由的个体,并非任由操控的政党。民主行动党在民联的自主权相对比马华在国阵来得自由和绝对。我们在下一届大选中要收复失地,首先必须撇开华社认为马华是巫统的保镖的错误印象,而恰恰地廖派的举动加剧了华社对保镖论的认同。马华在全国各地,无论国或州议席,大多数对上的都是民主行动党的候选人。若您是选民,您会选择一个在民联有自主权的行动党,还是被认为拜在巫统膝下的马华?!



因此,我可以理解廖派的政治斗争,更可以明白廖派是为了政治生存而抗衡,但我却不能认同寻找正副首相的介入放话,制造施压和白色恐怖。媒体的自我诠释,报导强逼有官职的中委辞职之类的言论,更说议长王弗明会为了三年的议长之职,选择不逆首相的“圣旨”。其实,王弗明的议长任期会随着其上议员的任期而结束,不是从当议长的任期算起。因此,明年会是王弗明议长任期的结束,不是媒体报导的三年任期。这些缺实的言论不是单纯的娱乐新闻,不是一笑置之的面对,它将会冲击马华的形象,更让华社认为马华是一个在富贵权威前低头的懦夫!马华的形象如此地不堪,多半是历史上的有迹可循,也是媒体为马华打造的形象所致。廖派虽没有正面承认寻找首相的协助,但他们乐见其成。对巫统的介入,翁蔡人马表示接受关心,不接受干预,就算是团结方案,也是寻求祝福,并非由首相决定方案内容;廖派人马默不作声,似乎认同了正副首相的介入,唯有王乃志曾公开反对介入,其余的都没有提出反对之声,而媒体则报导廖仲莱在呈交辞职信后,向副首相禀报自己是乖孩子的举动,显然地已经认定巫统是廖派翻身的最稳固的靠山。介入该被诠释为影响整个马华局势发展和决定的举动,可被归纳为软性和强硬两者。如今,正副首相公开的言论,已经超越关心,企图影响马华中委的决定。


马华的同志们,请相信自主权的存在价值,请相信自主权和抗衡巫统左右马华才是马华最后生存的条件,才是马华寻求华社支持的动力!唯有断绝巫统的介入,马华才能从历史中的骂名脱身,不能再有第二件嘉化峇峇-马华总会长的历史事件发生。

发表评论